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Kamen Rocker vol.24

乐队paro,混部,无cp
前文请查看标题同名tag
--------------------------

Drive最近倒是挺闲。

过了首单的话题期,虽然卖得不错,但是毕竟是“正统”摇滚乐团,又不是偶像团体,已经引不起什么话题。也算有了一批稳定粉丝,左翔太郎准备等推出首专之后顺势办几个live,当然现在也办不大,就在全国几个有名点儿的live house转一转。所以现在全员也没什么其他活干,就是闷在屋里写歌跟练习。某种意义上来说挺闲,其实也挺忙的。

泊进之介住到了诗岛刚家里,一起研究新曲。住到了诗岛刚家里,也就是住到了雾子家里。虽然他其实以前也经常来住,不过没有住得这么长期过。两个人写歌雾子就负责其他的杂事,包括翔太郎那边的事务和一日三餐,这让泊进之介有种婚后的感觉,非常幸福,曲风突变,写了许多欢快到飞起的曲子,全部被诗岛刚驳回,理由是“呜哇,好恶心。”

泊进之介冷静看了看,觉得确实有点恶心。

“……泊,你要不要去转换一下心情?总是闷着不行吧,来,出去走走!”雾子看着趴在桌上散发丧气的泊进之介,把他拽起来,“反正写不出来的话,也不用急于一时吧?”

“赞成——”诗岛刚搭腔,“我都闷死啦!姐姐也一起出去玩儿吧!”

雾子不为所动:“不是让你们去玩,是去学习。”说着塞给两人两张票。诗岛刚低头一看:“什么啊?……音乐剧?还是今天下午?”

雾子说:“是Chase推荐的。”

诗岛刚顿时瞪大眼睛,“这么说啊,Chase为啥不来帮忙写歌啊!就是他不主笔也可以帮忙啊!他在干啥?去看音乐剧了?”

雾子:“你一会自己问他去。”

于是结果就变成乐队四个人,以参观学习的心态一起来到了剧院。在大厅Chase面对诗岛刚的质问,冷静地说:“我最近和Chalice在一起。”

诗岛刚:“哈?……你怎么勾搭上相川的!”他很不忿,觉得他早就是作为摄影师和吉他手的相川始的两份的粉,明明是他先来的。

Chase想了一下,说:“如果从头说起,我们可能会赶不上入场,可以吗?”

诗岛刚:“……散场以后给我交代清楚啊!”

Chase:“好的。可以看看音乐剧也是Chalice提议的,我和雾子商量以后就买了今天的票。”

诗岛刚:“你还偷偷找我姐!”

雾子:“刚,别瞎闹。”

Chase以前喜欢雾子,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他对着进之介和雾子也没有任何不自然,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啊刚不是),也都不怎么在意了。但是刚这么一说泊进之介倒是觉得有点挂不住,急忙转移话题:“挺好挺好,以前从没看过歌剧,会不会听不懂啊。”

Chase立刻看着他,用明明毫无起伏却有种语重心长感的语调说:“不是歌剧,是音乐剧。音乐剧是20世纪才出现的艺术形式,和歌剧比较起来,曲风可以不同,唱法可以不同,允许没有伴奏的对白,相对的表现形式……”

诗岛刚大喊:“停!”

周围有人回头看他们,有些人似乎认出来了,不过都很知趣地没搭话。Chase于是闭上嘴,看着诗岛刚。

雾子见势不对,赶紧掏出之前买好的场刊,递给泊进之介:“我之前上网了解了一下,这部剧是从法国引进的,是摇滚曲风的哦。你看,cast里也有摇滚歌手呢。”

三个男生凑到一起去看,看剧名似乎是法国大革命题材的剧目。泊进之介快速翻到cast页面,由于没关注过,大部分演员他都不认识,往下一看,“啊”了一声,“有了。”

他的手指向罗伯斯庇尔的演员。

“Ankh……”诗岛刚念道。

“Ankh。”Chase说。

“有生之年啊……”泊进之介说。

“有生之年是什么意思?”Chase说。

“你没听过OOO的歌吗?”诗岛刚大惊。

Chase摇摇头。其实OOO主要在海外活动,而且他们活动密集的时候Chase只知道die Spiegel,等他懂得大规模听歌的时候这个乐队已经沉寂了。

“有五年完全没消息了吧……”泊进之介回想,“我只知道火野映司据说去开餐馆了?别的都没听说,原来Ankh来演音乐剧了啊。完全没关注……”

Chase问:“是什么样的乐队?”

泊进之介说:“Funk Rock吧。只有两个人,挺有名的当时……不过Ankh不是主唱来着。”

诗岛刚补充:“我也没法想象火野映司唱音乐剧。”

泊进之介和雾子点头表示同意。Chase又低头看了看,罗伯斯庇尔的扮相是梳着不对称的一侧编发,另一侧垂下烫卷的刘海,神情冷峻,看不出是摇滚乐手。


不过到了舞台上,就完全是个摇滚乐手了。

确实是摇滚风的音乐剧,但大多数演员还是用中规中矩的偏美声唱腔。Ankh的唱法却有些偏黑金了,在一众演员里非常突出。罗伯斯庇尔虽然是主要角色,毕竟不是主角,唱段很有限,但是风采丝毫没有被主角压下去,每一幕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也和泊进之介重点观测了他有关。

这种题材的剧目到后期自然会很沉重,最后一幕结束的时候,泊进之介大气都不敢出了。要说起来的话,die Spiegel有一些叙事曲和音乐剧比较接近,还有就是DenLiner也很像,但和正剧还是大不相同,连着两个小时的演出下来实在是气势非凡。直到演员出来面带笑容地挨个谢幕,泊进之介还是觉得情绪很受感染,不能从剧目里出来。不过他还是在观察,谢幕时间在台上的已经不是角色而是演员本人,动作神情都是来自演员的性格,而Ankh和在剧中没什么不同,仍然是冷峻,行礼时做了“非常感谢”的口型,至终没有笑容。

散场以后,四个人在附近找了个餐厅顺便吃饭。下午场散后过几个小时还有晚场,出入剧院的人流几乎没有断过。诗岛刚出了剧院就皱着眉头不知道想什么,不发一言,连点餐都是雾子点的,直到Chase问:“刚,你还要听我和Chalice的事吗?”

诗岛刚瞪了一会他,说:“你读读空气吧!”

--------------------------------------------

发一下Ankh的罗伯斯庇尔证明我不是空穴来风


但他不会唱黑金的!

(2018年4月-5月将在东京帝国剧场上演的音乐剧《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们-》 主役是小池彻平和加藤和树双卡司 现在还没有演 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评论(7)
热度(31)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