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1

全员向,架空乐队paro
设定就是几位骑士加上雾子是一个乐队的故事,然后随着剧情会有一些其它角色和其它部的角色的出场。
除了原作盖章的bg向cp(比如结婚了的进雾龙海这种),不会出现明显的cp倾向。当然私货不能保证没有,但可以保证不会过度,也就是不以cp的眼光来看完全没有问题。
感觉开篇铺得不太好,不够放飞,以后努力。
(但我写他的主要目的只是玩梗罢了!)




----------------
诗岛雾子走进琴房之前,气氛有点尴尬。
三个人围着名片围成一个圈,泊进之介枕着双臂躺在地上,诗岛刚歪在一边的椅子瘫着,只有Chase正襟危坐,腰板挺得笔直,抱着一大杯奶茶,吸管没离开过嘴。
“姐夫。”诗岛刚歪了一下头,朝着地上那个,“你倒是说句话。”
“我放弃思考了。”他姐夫说。
“你是队长!Leader!”诗岛刚跳起来,“你怎么就先放弃思考了!难道你要让他”甩手一指旁边还在吸的Chase,“让这家伙来拿主意吗,那我们趁早解散吧!”
Chase抬头看看诗岛刚的手指头,开口了。“我来拿主意不符合乐队的规矩,不过我认为看来只能动武了。”
诗岛刚看着Chase。泊进之介看着Chase。
“你说得对。”他们两个说。

事情是这样的,简单的说就是,这几个人怂了。
Drive乐队一直固定在一个叫甲斗的酒吧驻唱。说是酒吧,实际上大部分常客都是冲着那里的薯条和炸鱼块去的——因为老板的手艺实在是太好。当然主要也是靠实力,但是知名度可以打得这么快可以说还是沾了一定的光,现在的Drive作为地下乐队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固定听众。那么他们的名头就很响亮了。
昨晚,结束演出之后,一个可疑的大哥接近了主唱兼队长的泊进之介。
“你就是泊进之介。”这位大哥在室内也戴着爵士帽,非常装逼地用两根指头夹着一张名片伸到进之介面前。
你这么爱装逼,一定和这儿的天道老板很有话聊。泊进之介没说出口,只是接过名片:三条陆株式会社,左翔太郎。
三条陆,不是那个近来名声鹊起的经纪公司吗?泊进之介抬起头,左翔太郎一抹帽檐,对着他露出(自以为)友善的微笑。
“恭喜你们咯。有心意闯入硬汉的世界的话,就call我吧。”
不,我们不玩hard rock。泊进之介迷茫地想。

然后第二天在琴房集合之后,队里的三个爷们就围着名片陷入了沉思。
起初诗岛雾子牵头组这个乐队,大家当真就只是随便玩玩的心态。主唱泊进之介是作为雾子当时的同事被拉进来的。吉他手诗岛刚是雾子的弟弟,bass手Chase是雾子的老朋友,雾子自己则是鼓手。后来雾子把队长的职责转交给进之介,就从来没有质疑过队长的决定。一开始只是翻唱,后来渐渐开始试着自己作曲,几个人都非常优秀也肯下功夫,进步得飞快,但是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作为艺人出道这回事。优秀的地下乐队太多了,数也数不清,更替也非常快,而正式出道是一条修罗道。
动武指的当然不是动手。Chase的意思翻译成诗岛刚的话说,就是,不要怂,就是干。
Chase总是看起来无所畏惧,这多少也感染了另外两个人。虽然诗岛刚觉得这纯粹因为他脑回路简单。
“好,我们动武。”泊进之介坐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诗岛雾子推门而入。她把买的饮料放在门边的地上,问:“什么动武?”
在泊进之介组织语言的时候,Chase说:“我们被星探看上了。”
“所以你们就要动武?”雾子大惊。
泊进之介只好说:“雾子,我们三个已经决定要去和经纪公司谈谈,你怎么想?”
“你们真想好了?”雾子看看三个人的脸,“我和刚家里还有父亲留下的遗产,没有问题,泊你是独子吧?Chase还有三个弟弟妹妹要养不是吗?”
Chase的弟弟妹妹都比他混的牛逼多了,诗岛刚想。
泊进之介摇摇头,“不用担心我们,你只要考虑你自己的意向就可以了。”
“我没有意见。”雾子立刻说。
泊进之介愣了一下,他本来还在脑内准备怎么说服雾子。既然要出道就不想丢下一路走来的任何一个成员。在没有决定的时候他经常犹豫,但是下了决策之后就完全以此为前提思考,雾子正是看中进之介这一点才放心地让他做领队的。
他本以为大家会纠结一阵子,结果就这么决定了。泊进之介平复了一下心情,非常愉快地说,“那么,各位,陪我跑一圈吧。”
诗岛刚说:“进哥,你先给经纪公司打电话。”
泊进之介说:“哦。”

三条陆的社长是个小姑娘,大家都很吃惊。
鸣海亚树子看起来实在年纪不太大,虽然她坚称自己已经超过了20岁。不过她做的事就只有坐在办公桌后面对着左翔太郎大呼小叫,具体的商谈还是左翔太郎在进行。
“我关注你们很久了。不仅是在甲斗的驻唱,之前的几次live我也有去。说真的我很感动,现在的乐队妖魔鬼怪实在太多,你们这样坚持自我不做作只追求技术的正统流行金属真是难得。我被感动了,被你们的硬汉精神。”
虽然泊进之介不知道什么叫“正统”流行金属,不过他还是感觉很高兴。
“但是,虽然作为地下乐队你们已经够不错了,在主流音乐圈还是默默无名。所以在正式发行单曲之前,还需要做一些铺垫工作,诸如作一些小企业的广告曲,或者给知名乐队热场之类。”左翔太郎交换了一下交叉的双腿,“如果可以接受,我会拿出详细的企划,你们可以看过再确认签约。”
“哦……哦。”
“不愧是前辈啊翔太郎!”社长又在后面叫唤了。
左翔太郎不理她,又做了一遍手指抹帽檐的姿势。“怎样?”
泊进之介说:“没问题。”
左翔太郎也没想到他这么爽快,立刻又硬汉来硬汉去的夸了一通。大家都很惊讶于当代都市青年词汇的匮乏性。
签约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但是在正式接工作之前还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因为三条陆是新生的公司,还不是很大,所以员工也不多。目前指派给drive的负责人看起来又是个小孩。虽然他也坚称自己超过了20岁——大家决定不要深究,毕竟自己队里也有才刚满19岁的诗岛刚。
这个有着一个西方名字的男孩子穿的也很休闲清爽,看起来不像是社会人,说起话来倒是逻辑很清楚。“你们的音乐在目前这个阶段几乎不需要什么改变,就是在技巧方面还得有点提升,不用担心,我会安排专业的老师做指导。还有就是造型——”菲利普来来回回地看看四个人,“我一直有一个问题,你们整体的着装色调都很暗,但是为什么吉他手特别跳?”
“……”诗岛刚指指自己。
“对,我就是说你。”菲利普说。
“我怎么跳了!”诗岛刚说。
“你非常五彩缤纷。”菲利普说。
诗岛刚回头看了看,泊进之介和诗岛雾子不约而同地背过了脸拒绝给他精神上的支持,Chase还定定地看着他,视线一接触,Chase说:“刚,你非常五彩缤纷。”
“你不用重复!”
“啊,还有bass手。”菲利普一合掌,“虽然你并没有五彩缤纷,但是你常穿的这个颜色,可能会造成不太好的社会影响。刚起步还是不要这样了。”
“不太好的……社会影响……”
Chase眼光发直。诗岛刚小声补了一句“他们全家社会影响都不太好。”
“总之这个也交给我吧。”菲利普信心满满地说,“保证正式出道的时候非常完美。”





评论(8)
热度(40)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