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2

乐队paro,混部,无固定CP

这一章不好笑!感觉有点无聊。

主线如果不出意外就是这两支乐队了。如果能依照我的思うままに进展的话。
业界的事情都是我瞎写的,我一点也不了解。


----------

 
在经过两个月的准备之后,Drive的第一份工作是给一个知名乐队的live暖场,唱两首歌。
看到安排的时候,四个人都吃惊极了。
“Poker?!”诗岛刚最先给出反应,“这么有名的乐队!”
“所以你们只能给他们暖场。”菲利普冷静地说,“不过这只是第一步,假以时日,你们的人气超过现在的Poker不是问题。”
“但是Poker不是OT公司的吗?可以合作的吗?”泊进之介茫然的问。
“不是这个问题,是这次办live的体育馆和我们还有OT都有合作,以前也有过互相帮忙带新人的。总之不要有包袱,这是对方选出的这次你们要演奏的曲目。”泊进之介接过来一看,有点惊讶,“这些都是我们在签约前写的歌,这是……”
菲利普说:“是Poker的队长选的。”
“Garren听过我们的歌?!”又一起吃惊。
“不是Garren听过,是他们四个都听过。”菲利普得意地说,“业界有什么风吹草动,哪个公司有新鲜血液,这种大团的经纪公司肯定都有了解。实际上就是Garren指明要跟你们合作的哦。大家都说我们挖到宝了呢。”
Poker出道已经有十二年,从第一张单曲《雪山》开始红,一路红到现在。加上四位成员都很帅气,曲风明快清新,也有不少人指责他们就是偶像组合,根本不是摇滚。Drive最初也试过演奏他们的曲目。的确一听之下和大家印象中的摇滚曲目不同。但是真正要模仿就发现,每一种乐器的演奏风格都极具个人特色,而且难度意外地高。然而融合在一起,却又达到一种奇妙的平衡,编曲的功力实在可怕。好听是有原因的。
主唱Blade的歌声听起来也很普通,似乎就是一般的男生在唱歌,但是一些节奏非常奇葩、或者音域非常妖孽的歌,他也能平平稳稳地唱下来,你不亲自唱一唱,光听根本想不到这歌有多难唱。泊进之介就被这么耍过,很早之前他在卡拉OK唱过他们的《Missing Ace》,落下了好几年的笑柄。
无论如何,这种实力,Drive全体是无条件地佩服。
所以现在听说被这个乐队看中,泊进之介感到非常受宠若惊。
而且,诗岛刚是这个乐队吉他手Chalice的粉。他很激动,回去就跑到琴房一个人连着弹了六个小时的吉他,直接导致没有参加晚上化妆师来定造型,间接导致live当天穿着他的五颜六色的裤子和T恤就去了。
他其实没有很在意这个评价,反正以前都玩地下,又不是视觉系,进之介从来没有要求大家穿什么服装,他平时怎么穿上台就怎么穿。如果签约之后需要改变,那就改变好了。但是因为最后也没人管他,他就大摇大摆地还这么穿。
所以,剑崎一真在后台一下子就看到了诗岛刚。
他兴致勃勃地跑了过去,啪地拍一下诗岛刚的肩膀。诗岛刚回头一看,差点给他跪下来。
“布,Blade?!”
“你认识我诶!”剑崎一真很高兴。
“你去场馆外面看看,那个海报上是不是你的脸,我当然认识你!”如果是泊进之介,这话他就不会说出口,但这是诗岛刚。
“啊,对哦!”剑崎一真还是很高兴,“我之前看了你们的录像啦!你们很厉害!”
诗岛刚受宠若惊,他对自己的团队实力是有自信的,但是毕竟被这样的权威人士这么直球的夸赞。
“剑崎,你在哪呢?”队长兼bass手橘朔也在外面喊他,剑崎一真应了一声,又拍拍诗岛刚的肩膀。“加油哦!结束之后庆功宴记得来!”然后就一溜小跑跑走了。
诗岛刚只来得及说了声哦,剑崎一真已经跑远,都没仔细看他的脸。虽然数据上知道Blade很高,直观的近距离感受毕竟不一样,真的非常高。尤其是这么近,抬头都很费劲儿。
这是Drive第一次在这么大的场地演奏。
彩排是彩排过的,但是彩排的时候没有坐满观众。
除了诗岛刚,另外三个人都穿着深蓝色,好在刚今天穿的是天蓝的T恤,也不显得很违和。大概是要和今天Poker红色的主色调呼应吧。
剑崎一真从台侧,看着他们的身影。
“橘前辈,真的很厉害啊!我们刚出道的时候有这么厉害吗?”
“你是有这么厉害的。”
橘朔也在他的身后。剑崎一真摇了摇头,“没有啊,第一次在体育场唱的时候,我紧张得不得了,声音都在发抖诶。我那会还唱错了,你记得吗!”
“……你唱错也听不出。”
“您当时就用现在这个眼神看着我,为什么只是看着啦橘前辈!”
橘朔也扭过头去。上城睦月握着鼓槌闭着眼靠着墙壁,大概是在注意听雾子的鼓点。
橘朔也去拍拍他的肩,走过去拿琴了。相川始已经把吉他挂好,抬起头对上橘朔也和剑崎一真的眼光,微微地笑了一下。
Drive的第二首歌结束,外面传来观众的欢呼声。
“不能辜负这么出色的开场啊,各位。”橘朔也笑着说,伸出右拳。四个人把拳头抵在一起。
“上吧!”

“……”
“……”
“……”
“你们怎么了?”
Chase还挂着bass,茫然地看着他的队友们。诗岛刚抱着瓶水正在灌,雾子握着鼓槌,一副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不,有点儿晕……”泊进之介恍惚地说,“结束了……?”
“没有结束,刚开始。”Chase指着外面的舞台,剑崎一真正在蹦来蹦去地唱歌。
“……说的是我们。”泊进之介有气无力。
“我们也刚开始。”Chase说。


评论(5)
热度(34)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