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Kamen Rocker vol.3

乐队paro,混部,无固定CP
这几天在比赛就断了几天,以后争取日更,在我热情没过的时候写完它【许愿。
庆功宴应该是有工作人员参与的,但是八个人的场面我已经觉得很吃力了,就忽略了。




-------------------

“我一开始认识剑崎的时候他说话还很正常。自从有一次live不小心唱错了之后,要再想听懂他唱什么就很困难了,录音棚还好,live是彻底不行。不光是唱歌,说话也夹缠不清的。他以前不这样的,真的,不过除了这点以外,剑崎无论是哪里都越来越可靠,以前他脾气可不好了,现在多稳重,我也能放心地放手了啊。”
“橘哥又喝大了。”
“睦月,什么叫又。我没有经常喝多吧。你都会吐槽我了,真好啊,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就相信你还会回来的,你也没有让我失望。不仅实力比以前强,和队友的配合也很出色,我真的非常高兴……”
“知道啦知道啦,您慢点喝啊。”
“还有相川……”
相川始站起来就走了。
泊进之介,诗岛雾子和Chase,坐在他们对面,茫然的看着唠唠叨叨的橘朔也。
剑崎一真拿着个杯子,解释道:“不用在意啦!因为是巡回的最后一站嘛,这种庆功宴队长经常这样。他不太能喝的!”
“哈……”泊进之介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回去练练酒量。
相川始走回来,把一杯白水啪到橘朔也面前桌上,又回去坐下。
诗岛刚兴高采烈的拿着相机在旁边咔嚓,他缓过来之后就一直很亢奋,在后台就给live抓了不少照片。他其实是在考虑怎么跟相川始搭上话,不过橘朔也一直在说,他就自己去一边儿照相了,从乐队成员到工作人员都照了个遍。尤其是橘朔也,太有意思了,跟对外形象完全不一样。
然后他很快注意到相川始在盯着他看。
相川始见他注意到了,就冲着他伸出手。
诗岛刚就把相机摘下来递过去。相川始大概翻了翻他之前拍的,“你比较擅长拍人吗?”
“嗯,最近都没有怎么出门啊。但是人每天都不一样,很有意思。”
相川始接着往前翻。“景色也是每天都不一样的。你的风景照也是花草居多,你喜欢有生命的东西啊。”
“……是啊。”诗岛刚没往这想过,“不过就算是不动的东西,也是有生命的啊!”
相川始就笑了一下,把相机递还给他。诗岛刚抓住机会,继续问,“Chalice也喜欢摄影的吗?”
“叫我相川始就可以了。”他还没说完,剑崎一真在后面叫道,“阿始出过影集的呀!叫《彼岸之花》是吧?”
“………”诗岛刚很快反应过来了,“你就是Joker吗?!我喜欢的吉他手和摄影师是同一个人?而且你也拍了很多花啊!”
“我没说我不拍。”相川始说,好像觉得很有意思,他今天出现微笑的次数非常多。一般来说,这个人一场live下来都未必笑一次。
诗岛刚已经掏出手机要和他交换邮箱了。泊进之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也想和队长前辈交流一下感情,但是橘朔也还在絮叨。
“你们真的很不错,我很看好你们。既然我们带了你们就不用客气,如果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和我商量,我会负责到底的。”橘朔也喝完了相川始给他的白水,但是似乎并没有变得清醒。睦月小声说:“橘哥,他们是三条陆的。不用咱们负责。”并且向泊他们解释:“队长平时不这样,他就是喝大了,不要放在心上。”
雾子也目瞪口呆,觉得完全看不出橘朔也是其他人的爸还是其他人是橘朔也的爸。她感到自己挑leader的眼光非常棒。
被说是说话夹缠不清的剑崎一真现在说话听起来比橘朔也清晰很多,“只有这时候才能听橘前辈说这么多话,所以我特别喜欢庆功宴!”
“为什么你叫他前辈?”泊进之介赶紧转移话题。
“因为橘前辈是我大学的学长,一个社团的,我叫习惯了。橘前辈从那时候就特别照顾我!我受了他好多照顾,好多事儿都是他教我的呢,教我弹吉他呀教我唱歌呀……还有睦月也是,橘前辈可好啦……”
比如教会了喝酒就唠叨,泊进之介忍着没说。
“氛围真好啊……”诗岛雾子感叹。自己团队里关系其实没有那么和谐,所以她非常羡慕对面。剑崎一真好像注意到了,笑道:“我们也经历了好多好多事呀!慢慢来就好啦!有什么事儿是一起打几次比赛解决不了的呢!如果有就多打几次。”
“比赛?”雾子问。
Poker刚出道的时候,就是在一个比赛夺得头筹,所以第一张单曲才会卖的那么好。但是这几年摇滚界有些式微,很多比赛都停办了,目前比较有影响力的只剩下一个列车音乐节。
今年的不就是一个月之后了吗,泊进之介和雾子思忖。
一直在沉默着喝水(他就是不肯喝酒)的Chase忽然开口,“前天翔太郎不小心告诉我,说已经给我们报名比赛了。”
“他怎么不告诉我们?!”泊进之介差点跳起来,诗岛刚也看向这边。
“他说害怕我们有压力。”Chase说。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们?”泊进之介说。
“你们又没问我。”Chase说。
“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诗岛刚翻了个白眼。
“很好诶!我会去给你们加油的!”剑崎一真看起来比他们都高兴,还晃着橘朔也,“我们一起去玩吧橘前辈?”
橘朔也还没回答,相川始插口道,“我们是嘉宾,剑崎。”
“……哦。”剑崎摸了摸脑袋,“我忘啦。”
“就是觉得你肯定会想去玩才答应的。”橘朔也说,“而且die Spiegel也会去。”
剑崎眼睛一亮。“好久没见真司了!他现在好忙的!(睦月说:剑哥,咱们也很忙。)太好啦,要是巧也能来就好了!”
泊进之介有点懵,雾子晃了晃他。的确,感到压力了。他也说不上是临比赛才得到通知没时间细想比较好还是现在就知道有时间可以消化压力比较好。他左右看了看,雾子有些关切地看着他,另一边Chase还是平静地喝着水。诗岛刚已经坐回原位撇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发觉进之介在看他之后很快就恢复到平时的表情,举起杯子喝了口酒。
事到如今还在怕什么啊,他想。

-----------------------
下一话龙骑剧组登场。本来没打算这么快,但是我没写大纲。导致我不知道写什么了,快进吧。
大家要写大纲啊。

评论(11)
热度(35)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