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4

乐队paro,混部,无固定CP

-----------------------------

“列车音乐节的比赛流程是这样的,无论是不是正式和经纪公司签约的乐队都可以参与,不过首先会被审查参赛资格。也不是签约乐队就一定可以通过,不过以你们的实力是不用担心。为的只是筛选掉一些实力底层或者有特殊问题的选手而已,可以说这一轮就是一般选秀所谓的海选了。”菲利普给大家科普。

“选完之后呢?”泊进之介还拿着本子在笔记。

“通常会选出二十支左右的乐队可以直接参与现场的比赛。比赛共计三天,头两天通过每支乐队三首歌曲的演出选出得分数最高的前五名,在最后一天进行金银铜的角逐。另外在所有参赛选手里还会评选出一些单项奖,比如各项乐器的单项,音乐风格的单项,还有词曲和编曲。没有获得总体的名次,但获得单项之后成功单飞的乐手也不在少数。另一方面,即使没有拿到名次,能够走进五强就已经足够厉害了。”菲利普头头是道地说。虽然他看起来年纪小,掌故好像懂得比谁都多。

让Drive感到紧张的主要原因是,这是全国性质的赛事。而且在比赛开始之前,是不会对外公布参赛选手的。泊进之介大致清楚当地地下乐团的实力,但是全国范围内他没法掌握。如果前五都进不了,就很对不起经纪公司和Poker他们了。

“怕什么,有我们在呢。”左翔太郎说。

你们又不能替我们比赛。泊进之介这段时间唱功不知道进步了多少,腹诽的水平倒是突飞猛进。

这个比赛实在非常强,Poker这样的资历都没法当评委,只能当个表演嘉宾。今年的评委据说请了KUGA。这支乐队只有两个人,但是没有人能否认他们连冠全球榜首七年的地位。而且这两个人还分别出了不少个人的solo专辑,又各自斩获了一堆全球奖项。总而言之,就是牛逼。一想到要在这样的人面前演奏,泊进之介就想放弃思考。

也没有给他什么思考的余地,Poker的live结束之后立刻就开始紧张的作曲和练习。基本上大部分曲子都是诗岛刚写的,但是泊进之介要负责歌词和编曲。另一方面这样露过脸之后渐渐有了一点人气,还要接受杂志的采访和拍摄宣传照片,四个人都忙的到处转圈。

一个月过得非常快。在临近比赛前,甲斗的老板非要给他们践行(雾子说:开车半个小时就能到场地,为什么叫践行……),把四个人又叫去酒吧喝酒。

当然签约之后,Drive就不再在这里驻唱了,但是大家的情分还在,偶尔压力大了,晚上队员们还会来这里喝一杯,老板也很乐意下厨给他们做点小菜。而且有一些之前这里的熟客,和泊进之介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

扯远了,总之在老板在厨房的时候,几个人就坐在吧台随便聊着天。

调酒师是个叫小煦的姑娘,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面瘫还不爱说话。她看见是熟客,就问也不问地调了他们各自常常喝的酒,然后一言不发地放在吧台上。

给Chase的还是奶茶,他从来不喝酒。平时Chase的打扮是他们之中看起来最像玩儿摇滚的一个,但是生活习惯非常健康,没有特殊情况就一定十一点睡觉五点起床,每天锻炼五个小时,饮食均衡,烟酒不沾,用诗岛刚的形容,过得像机器人一样。

所以大家一直很奇怪,这样的一个人弹琴怎么会充满了压迫感。

“Chase,你是不能喝酒吗?”泊进之介问。

Chase说:“能。”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喝呢?”

Chase说:“我觉得不好喝。”

“……哦。”泊进之介觉得无言以对,他还以为是酒精过敏之类的原因。

“你是小孩子吗,还觉得酒不好喝。”诗岛刚说。

“刚,你还没有成年,按照规矩,你也不能喝。”Chase说。

“……”诗岛刚说。

“我这是饮料!”诗岛刚说。

“我们四个人有两个人不喝酒,到底为什么要来酒吧。”泊进之介说。

“天道先生的一片心意呀,不要在意细节啦。”雾子说。

“就是啦进哥,而且天道做的吃的真的很好吃!”诗岛刚说。

“我仿佛听到你们在背后说我帅。”天道总司说。

回头一看,天道总司托着个托盘,另一只手指向天花板。“奶奶说过,真心的夸赞……”

“是什么是什么?”诗岛刚蹦起来探头去看,“……这是啥啊?”

天道总司被打断了说话,也不着恼,把托盘放低。“豆腐。”

“……”诗岛刚说。

在酒吧里卖豆腐。

天道总司一边把五盘豆腐往吧台上放,一边跟小煦说话。“这是我特意买的最好的绢豆腐,这次试着用洋葱和核桃调了味,小煦,你也尝尝看。”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是顺便拿我们做实验。不过天道总司的手艺即使是试验品也比外面很多饭店要高明很多,所以他们也不追究在酒吧里吃豆腐的问题了。

本来就是人家开的酒吧,当然是老板爱卖什么就卖什么。

泊进之介刚刚挖了一勺子还没来得及吃,就感到强烈的视线。他看过去,吧台的另一头有个男客人,在盯着他们的豆腐看。今天礼拜四,通常甲斗都要休息,虽然今天开了但是客人也很少,所以虽然他离得远,还是可以没有障碍的和那个人对视。

视线一接触泊进之介心里打了个突。说散发着杀气之类的是过火了,就穿着很普通的黑外套和牛仔裤,头发有些长,走在外面也不算扎眼的样子,面前摆着杯调酒跟甲斗很出名的炸鸡块。其实相貌倒是清秀,只是看起来不太年轻而且有些憔悴,眼神却是挺凶。

泊进之介不知道他为什么看起来对这个豆腐很有意见,于是试探地问:“你好?”

客人看看他,鼻子里发出一声气声,又把头扭了过去。

这下子也引起了天道总司的注意,他问道:“可是有什么问题吗,客人?”

“没。”客人没有再看他们,也没有看天道总司,就喝着自己的酒说,“鸡块太烫了。”

“原来如此。奶奶说过,怕烫就先吃不烫的东西。”天道总司说完从旁边就进了吧台,把那碗本来要给小煦的豆腐递了过去,“看来你这个毛病是改不了了,也是我考虑不周,这个就当做赔礼吧。”

“你们认识的啊?”泊进之介问。

天道总司又一手指天了。“愚问。太阳一直悬挂在空,人间的一切太阳自然都了解。”

客人清晰地啧了一声,开口了。“既然打扰你们,我就给你个忠告吧。如果这几天你们没有突破的话,要进前五是没戏的。”然后就不客气地吃起来了豆腐。

这下四个人都看着他了。

“什么意思?”诗岛雾子发问。客人说“就是字面的意思”,很快地吃完了豆腐,鸡块当然也还没有凉下来,他只好对着鸡块干瞪眼。

但是没有人追问,因为他们隐约也觉得是事实。不管怎么练习,都是差点意思。进不了前五,这个水平也足以在乐坛混口饭吃,但是既然已经决定要走这条路,就不可能仅仅吃饱饭就满足。

客人最后屈服地喊小煦打包了炸鸡块,喝完酒站起身来。他没有再看泊进之介他们,直接推门离开了。











---------------

怕剧透所以放在正片后面BB,虽然其实也没什么所谓……

因为没有大纲所以又偏离了,比赛要下一回才开始写。

我其实挺怕的不知道能写好不能!……虽然本来也没写多好!

这几天正好补完了Kabuto,就给天道安排了戏份,之前都是活在传说。

唉,补之前可没人告诉我这是个美食番。

天道也是组过乐队的,我的设定是所有的主骑都是vocal。有机会把加贺美呀风间大介呀神代剑呀还是地狱兄弟都拉出来遛遛

地狱兄弟,这个听起来就很像个band了……






评论(11)
热度(31)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