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5

乐队paro,混部,无cp向

------------------------------

比赛是从下午两点开始,演奏加上评委点评以及嘉宾表演环节大概到七点结束。地点还是喜闻乐见的埼玉体育场,一点半的时候,评委和嘉宾就入场了。

评委一共三个人。KUGA的一条熏,Akatsuki的冰川诚,die Spiegel的神崎士郎。事实上这三个人只是最终的打分代表而已,每个人还拖家带口的带着自己乐队的队员,所以猛地看过去,评委席后面人真的不少。

评委席旁边就是嘉宾席,城户真司已经溜了过去找剑崎一真玩了。die Spiegel的音乐风格是哥特交响金属,无论是曲目还是表演风格都很哥特,所以一般人总觉得这支乐队的成员非常可怕。但是其实不是的,至少男主音城户真司性格就很,那个,活泼。

在地下乐队时期,城户真司就和剑崎一真是朋友,现在也关系挺好。两个人凑在一起就叽叽喳喳的聊起了天。

“哦,今年好多有意思的新团啊!”城户真司穿得很随意,普通的黑色运动装,戴着个黑色的鸭舌帽,从帽檐下面露出金色的长发来。但是整个人还是咋咋呼呼,所以并没有很低调。

“是诶,我跟你说,这个Drive就是我们罩的!”剑崎一真得意地指着写着比赛次序的小册子给他看。

“哇,鼓手是女孩子!”城户真司兴致勃勃地翻着资料。之前说过,业界有新人的话这种大团的经纪公司都会第一时间得知的,当然也告知了die Spiegel。只不过城户真司本人特别的不上心。

“对呀,女孩子诶,好像是他们的主唱的女朋友。你们也有美穗嘛!我都好久没见到可爱的女生了,自从广濑小姐结婚隐退之后,每天就只能见到阿始橘前辈睦月,还有虎太郎……”

“你有意见吗。”相川始就坐在他背后。

“啊对了,你看到巧了吗!”

剑崎一真转移话题,做出忙着和朋友交流没工夫理他的样子。

“看到了看到了。”城户真司的音量立刻调低了50%,“果然来了!这几年每次这种活动我都有使劲在观众里找,大部分他都会来。果然是那家伙啊!”

“对啊对啊!”剑崎一真使劲点头,“我在live上也找到过他!我给他发邮件啦让他有时间来找我玩,虽然有回,但是都没有真的来。”

“阿巧害羞啦!”城户真司说。“他肯定觉得不好意思见我们,而且心里也不服气吧!别扭的家伙!”他调低的50%音量很快就调了回来,看来并不能达到说悄悄话的效果。

“玩够了吗?准备开始比赛了,回去吧。”die Spiegel的吉他手秋山莲适时地出现在城户真司身后,提着他的后领把他拎了起来。

剑崎一真和城户真司同时发出了“呜诶诶诶”的声音。

“乾巧不来找你们就是因为你们太吵了。”秋山莲数落城户真司,顺便也捎带上了剑崎一真。城户真司大喊着“我哪里吵我哪里吵我哪里吵”还是被拎走了。

“我觉得秋山莲说得对。”相川始说。


乾巧确实来了。

他来得很早,但是没有很早入场,在外面的物贩区转了一圈,看到剑崎一真设计的周边t恤在卖,因为风格实在太可爱站着看了好一会,还是买了一件。虽然买的时候确认了尺码,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是不会穿的。……给启太郎穿算了,他在心里打算。

正式开场前十分钟他才在最外缘的区域坐下,这几年一直坐在这边的位置。他知道坐在这里那几个人肯定也找得到他,随便吧。

体育场并不大,坐在这里也看得见城户真司和剑崎一真在说悄悄话,然后被秋山莲提走的全过程。乾巧很叹服这十几年如一日的相处模式。就他的了解来看,die Spiegel的全员无论是个性还是关系几乎都没有什么改变。Poker这些年倒是经历了很多波折,除了鼓手离开的时期活动中断了一年半以外,作品可以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且在上城睦月回来之后,还更提升了一个层次。

乾巧觉得有点羡慕,但是并没有继续想下去。

他也记得给Poker暖场的那个乐队,是明天上场。在甲斗就听过。不仅仅是当地,外地稍微有些名气的地下乐队他也会专程去听听看,相对而言,Drive的确算是质量很高,但是还不足够。虽然已经过了十年,但是他的眼光一点也没有变钝,也没有忘记怎么弹吉他。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对泊进之介说那些话,因为觉得要是就差这么一点实在很可惜。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他从来就有这个不善表达的毛病,结果在进之介他们看来,大概非常的莫名其妙。

反正我就这样。乾巧自暴自弃地想。

第一天有个非常亮眼的乐队叫做Ghost,这些年不太常见这样和风比较重的乐队了。这么说来已出道的一个相当老牌的和风乐队也叫鬼,汉字的鬼。都是和风,但是又有很大不同,不过肯定会被拿来比较吧。风格虽然不错,但是还是有些生涩,大概是还需要磨练。当然这是相对而言,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都是有一定实力的。整体看下来,感觉这个队和明天的Drive都是可以进五强的。

完了,之前跟他们话说的太满了。乾巧更加自暴自弃地想。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之后是嘉宾演出,也就是Poker。第二天应该是die Spiegel和Poker,最后一天就是KUGA了。这么说来,Poker就是这个比赛出来的。die Spiegel是直接出道,说起来这个乐队应该连最初的资格审查都没法通过,因为成员里有假释的罪犯。

Poker唱的是出道单曲《雪山》,也就是他们当初参加这个比赛时候的曲目。当然经过十二年之后稍微改变了一些编曲的细节,每个人的技术也不可同日而语。在四周的欢呼声中,乾巧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单纯地用耳朵听。

然后他忽然睁开眼,在他闭眼期间不知道是谁在他的膝盖上放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小袋子。就算现在找放这个的也找不到了,天色已经变暗,观众席并没有灯光。

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枚黑色的拨片。这也是十年前的东西了。但是并没有磨损,想必没有被使用过吧。

乾巧又抬起头,如他刚才所想,层层叠叠的人群,看不见他想象中的那个背影。

--------------------------------------

这就是没有大纲的下场,我本来想好好写比赛的,写到乾巧我就抑制不住我自己,彻底放飞了。

我之前说这一回是龙骑回就当我在说梦话。

龙骑放后面慢慢写的。

这一回用的作业BGM是OOR的Mighty long fall。

明天还要抢OOR的Live票来的!

开头提到真司的打扮就是访谈里的这一身,须贺贵匡本人气质真是很不错【沉迷

忘了说了,埼玉体育场应该就是那个,大家只要看过某一部来打就一定见过的体育场。我们以后大型Live都在这儿开。



评论(13)
热度(25)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