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en Rocker vol.6

乐队paro,混部,无cp向

------------------------------

现在气氛又很凝重了。

泊进之介,诗岛雾子,诗岛刚,Chase四个人在吧台坐成一排,一人手里抱着一个杯子,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天道总司立刻明白了这一集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放下手里的擦桌布,先给泊进之介续上一杯橙汁(因为他说,比赛前一天不能喝酒,所以今天四个人都在酒吧喝橙汁)。“怎么,不是前几天还斗志昂扬的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斗志昂扬了?”泊进之介心情不爽,所以就不跟他客气。

天道总司一挑眉,“嚯。那天被说进不了五强之后,不是有位小兄弟放话出来一定拿冠军吗?”

“喂天道,你明明知道我叫什么啊,什么小兄弟啊!”诗岛刚抗议。

天道总司不理他。

泊进之介叹口气,“那也不算……唉总之,感觉每个队都好厉害啊。而且各种风格都有……可能真的像那个人说的,进不了前五吧………”

“可笑。”天道总司又指天。“奶奶说过,人贵有自知之明。”

四个人一起抬头看他。

“地球怎么会担心月亮的光亮过自己呢。”

“你能不能说人……”诗岛刚还没说完“说人话”三个字,Chase张口说,“不会,地球是不会思考的,所以不会担心。”

“你闭嘴!”诗岛刚大怒。

Chase闭嘴喝橙汁。

趁这个间隙泊进之介思考了一下,“天道,你是不是在鼓励我们?你是说我们的实力没有那么弱?”

天道总司眯起眼睛一笑,说:“孺子可教。”

大家心想,你真的可以用说人话的方式的。

“月球看起来比较亮,只是因为人在地球上看而已。在太阳眼里看来,月球和地球相比可是微不足道。”天道总司就试着浅显易懂地解释了一下,并且再次暗示他们“我就是太阳”。

“所以就是我们对自己的实力不够客观吗……”诗岛雾子喃喃自语,“这也说明我们的实力没有达到游刃有余的地步吧。”

“因为地球毕竟没有太阳大。”天道总司解释(诗岛刚撇着嘴说“阿波罗吗你”)。

这个时候门一响,伴着天道总司“欢迎光临”走进来的,正是那天放话Drive进不了前五名的男人。六个人一起说:“啊。”

乾巧是没料到这个乐队牛逼到比赛前一天还来泡酒吧,他本来只是想来跟天道总司唠嗑。现在就有点尴尬。但是即使是乾巧也是做不到扭头就走的,他就绷着脸径直走到吧台另一头,绷着脸说:“橙汁。”然后又说:“不要冰。”

看着其他人看他的神情,他本来想辩解说舌头敏感当然是既怕烫也怕冰,但是最后选择了沉默。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吧。”天道总司显然很明白自己的角色定位,继续作为太阳发挥光热。“这位是555的乾巧。”

“555?!”泊进之介说。

“是那个555?!”诗岛雾子说。

“你就是乾巧?!”诗岛刚说。

“你好。”Chase说。

“哦,你好……你们好。”乾巧说。“那种介绍方式就免了吧,我就是个洗衣店打工的,555早就不存在了。”

“不是还在吗?有人说,只要乾巧还在,555就还在。”天道给他倒好橙汁。

乾巧盯着橙汁的波澜看了一会儿,说:“谁说的这种无聊的话。”

天道总司说:“木场勇治。”

气氛恍惚变得更加凝重了。泊进之介和雾子已经忘记刚才还在烦恼比赛的事,满脑子如何破解这个尴尬的场面。感觉现在的话题不是他们可以插嘴的。

但是Drive里有两个不那么寻常的人,一个是诗岛刚,一个是Chase。顺便一说,日后泊进之介和诗岛雾子结婚生子,泊英志小时候犯熊的时候,他俩都处理得非常熟练。这里并没有在针对什么。

Chase是非常直接地问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诗岛刚也目瞪口呆,因为Chase很少对与己无关的事情表示过兴趣,更遑论主动去插入话题。就算是Drive内部交流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意见,他也不经常说话的。而且,Chase好像从来没用过敬语。

泊进之介一时不知道要不要给他科普一下555。作为早期的地下乐队相当出名,但是那个时候Chase还在傻乎乎地自己闷头听CD学小提琴,大概是不知道的。就是诗岛刚也是后来才听雾子讲的。但是当事人就在面前,自己一个后生开口讲似乎并不合适,但是要让乾巧亲自来讲更不合适,何况这个人看起来并不是喜欢提自己的过去的人。

但是我们还有角色定位明确的天道总司。

“不明白太阳的光辉,真是愚昧的人。”天道总司一手指天。诗岛刚忍着没有打断他问“到底你是太阳还是他是太阳。”

不过天道总司也意识到了一直这样说话是没有有效交流的,话锋一转。“当时地下乐队最出名的就是die Spiegel,555和Poker。最先出道的是die Spiegel,他们的阵仗作为地下乐队的确太大了,而且有很硬的赞助商。奶奶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

大家沉默不语。毕竟die Spiegel的赞助商可是国民企业小林制药。

“还有之后正式出道的就是你们的熟人Poker。而555——”

天道总司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用词,乾巧接过话头说:“解散了,当时就。”

“为什么?”诗岛刚其实是知道个大概的,但是他本人也很在意细节,既然乾巧开口了他就顺势问了下去。这个乐队当年自费出的CD还是有流通的,诗岛刚听过。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理念不合而已。”然而乾巧并没有打算详细说。

天道总司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个重任依然还是得他来担负。“不是那样能一句带过的话吧。你也希望能够正式出道,但是其他人都反对不是吗。本来你是可以慢慢说服他们的,但是当时你就就地解散了乐队。”

“这不就是理念不合吗。”乾巧拉长着脸。

“那以后你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吧?”天道总司眯着眼睛看他。实际上天道总司也是组过乐队的,现在虽然不再玩了,但是和其他成员还是保持着挚友的关系。所以在他看来,555变成这个样子是非常可惜的。

乾巧没有说话。泊进之介猜得不错,他不喜欢谈论过去。但是话题已经进展到了这里,没有再回避的道理了。

于是他整理了一下思路,说:“我那天说的你们需要的突破,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吗?”

原来你还记得这事,而且这个话题太急转直下了。四个人沉默着,等着会不会有人先把这句吐槽说出口。

乾巧继续说:“是配合。以你们组成的时间来看,这个配合度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还不够。你们在演奏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完全信任队友。”

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那时候,我们几个用很短的时间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默契。所以我当时以为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喜欢玩乐队。我以为玩乐队,就是因为喜欢音乐。是我那时候太天真了。所以,你们也想想这个问题吧。”

乾巧说完之后,没有等他们反应,一口喝完了剩下的橙汁就走出了酒吧。碍于气氛,泊进之介他们还是没有感叹出口为什么乾巧好像喝橙汁喝醉了一样。

只有天道总司拿起乾巧留下的杯子,说:“又没有付钱。”

 

回去的路上,大概都在想刚才乾巧的话,所以一路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

雾子拉着泊进之介的手走在前面。路灯把影子拉的很长,刚好拉到后面的诗岛刚和Chase脚下,四个人就好像连在一起。

“Chase,我都没有问过,你是为什么开始玩乐队的?”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诗岛刚突然问道。
Chase扭过头,漆黑的眼睛看着他,用一贯从声带后半发出的声音回答,“为了自由。”
“……哈?”
“为了找到自由,再把他分给听到歌的人。”
“………什么玩意。”
诗岛刚撇着嘴。“我以为你是块木头呢,你可真文艺。”
“那么,刚呢?”
“谁让你又这么叫我的——我呢……”
他想了想,没有回应Chase看过来的眼神,转头想藏起来露出的笑意。
“我跟你一样。”

 

 -----------------------------------------

感觉写着写着变得有点奇怪了,我以前没怎么写过东西,所以把握不太好节奏,紧张。

另外我本人就是猫舌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常态总之就我来说,觉得我怕烫就一定喜欢吃凉的东西是一种误解,实际上太热和太冷的感受是共通的,都很难受。我不太能吃冷饮和冰淇淋。

这其实没什么所谓跟剧情也没有什么要紧的关系……

写到现在也有很多人在看,谢谢大家不嫌弃!无以为报只能尽量多写一些!

评论(9)
热度(36)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