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9

乐队paro,混部,无CP向

-------------------------------

其实泊进之介是见过速水公平的。
Horoscopes以前的火爆程度,可是街头巷尾都贴着成员的照片。速水公平可以算是其中人气最高的核心成员之一。橘朔也和速水公平是亲生兄弟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两个人长得是一模一样,只要不瞎都看得出来。

只是泊进之介实在是太不关心艺能圈了,几乎不看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外面贴的海报和真人怎么样也都有差距,何况他也根本没有认真看过那些海报。Drive的四个人里大概只有诗岛雾子姐弟接触这些多一点,但也没有必要特意提起。而在Horoscopes解散之后,速水公平就转型幕后,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很多年轻人可能都不认识他了。

但是这个名字还是份量很高的,毕竟他现在是天之川经纪公司的总经理。
Horoscopes没了,但是速水公平作为个人如今却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Poker依然如日中天,队长橘朔也则把一切都放在了乐队上,丝毫没有心力可以顾忌其他事。这本没有任何可比性,但是一直在被舆论拿出来比较。
橘朔也看着速水公平。
速水公平看着橘朔也。
“原来您是橘前辈的兄弟……认错了真是不好意思,太失礼了。”泊进之介按捺着“这什么狗血情节”的吐槽,给速水公平道歉。
速水公平一脸轻松:“哪里,不用这么见外。我和橘也算是自己人嘛。”
“嗯。”橘朔也很提不起劲儿,就点点头。泊进之介是没见过这么低沉的橘朔也,打完招呼扭头就跑。

后辈离开之后,橘朔也就在速水公平旁边的凳子上坐下,向小煦要了啤酒。速水公平挑着眉毛问:“你现在酒量变好了吗?”

“先容我拒绝你的邀请吧。”橘朔也不理他的调侃,特别严肃,两个人的相貌一样,神情却天差地别,小煦看着,觉得很有意思。

“也就只有你会拒绝。不管是谁来看,都是相当有魅力的提议把?”速水公平摊开手,不仅是神态和着装的区别,也许是因为他曾经做过俳优的原因,一言一行都充满了表演性。动作具有张力,仿佛计算好一样没有死角,语调也抑扬顿挫,吐字清晰。这个人好像把生活当做舞台剧在演。

橘朔也说:“对我来说没有魅力。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再玩乐队了,我会回学校去的,你的提议不在我的考虑范畴之内。”说完了想说的话,他才如释重负地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涨满的气体险些呛到。速水公平说:“你慢点喝。嘛,我也是想到了没有那么容易说动你,才找你见面谈的。”顿了一顿,速水公平向前倾了点上身,一脸的情真意切,“我不是让你放弃乐队。你们的合约明年到期,还没有续签没错吧。直接和我们天之川续签,然后在乐队活动的同时,接一些综艺节目和剧目就可以了。不仅是你,你的几位队员条件也都非常好,完全可以一起啊。”

在橘朔也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的时候,他又继续说着:“你也看到了吧,现如今业界的状态。是你太死心眼啦,难道你不希望乐队发展得更好吗?”

橘朔也一瞬间有点茫然,于是他又喝了一大口啤酒。确实Poker现在只有很偶尔地上过综艺,一年可能能有两次,其他活动就全部都是音乐相关。在摇滚圈里是很大的大牌,在一般民众里也就只是听过名字而已,可能连是四个人还是五个人都不知道,而且大部分会知道这个乐队也是因为曾经给几部连续剧唱过主题曲。

但是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宇宙来了。往前推几年,Horoscopes更是家喻户晓,毫不夸张。当然,摇滚乐队和偶像组合也同样没有任何可比性。也没有人会拿出来比较。

因为橘朔也是很清楚做偶像有多累的。Poker刚出道的时候,也是速水公平刚进天之川的时候。因为父母离异的关系,这两兄弟姓氏不同也没有住在一起,但是大学考上了同一所学校的物理系,之后就始终保持着联系。

那时候,橘朔也每天忙着和乐队的成员一起高强度的练习,写歌,制定live计划,完全沉浸在乐队里。那段时间非常忙碌,也几乎没有速水公平的音讯。后来问起,他才看到了那时候速水公平的时间安排。

那时候他们都还没有毕业。在学校上完课,还要到实验室帮导师的忙,然后的空闲时间,速水公平从完全没有基础到完成了声乐舞蹈和表演的课程,并且还要学习时刻保持体态和容貌的最优状态。这实际上最为困难,因为那段时间,速水公平的睡眠时间平均每天大概只有四个小时。前后只花了一年,Horoscopes就正式出道了。
当然以Poker的人气基础(和外貌条件),只需要经过简单的培训就可以直接上剧了。就算不整体走偶像路线,但是一定能红。这就是速水公平要找橘朔也商量的事情。

“为什么?”橘朔也还是问了。

“你又是为什么放弃做偶像了?”

速水公平依然笑着说:“相当游刃有余啊,还问起我来了。那我也问你,你是为什么一直在做音乐呢?”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坚持下去的动力已经不纯粹是这件事本身了,他们两个都很明白。Chase和诗岛刚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自由,而橘朔也会回答是责任。最初或许也是为了自由,但是现在,自由已经越来越远了。

但是橘朔也没有回答,他沉默不语,低着头看着吧台上的木纹。

“你仍然在害怕吧?”速水公平收起他的笑容,“你从很久以前开始就考虑得很多,所以很容易害怕。但是我是不会怕的,无论当时出道还是现在回到幕后,我的道路都是笔直的。我现在来邀请你,也同样是我梦想的一环。所以拜托你再考虑一下吧,大哥。”

这不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嘛。小煦想着。客人很少,她没有事情做,就一直在听两兄弟的对话。

沉默了好一会。在小煦以为他们要沉默到关店的时候,速水公平站起来了,他把钞票放在吧台上,重新笑道:“那我等你联络啦,橘。不用找了。”然后转过身,两只手插在裤袋里走了出去,身上的丝绒西装一闪一闪。

橘朔也微微侧头,看看那两张钞票,轻轻咬住下嘴唇。

--------------------------------------------------

我是越来越放飞了。

本质上来说还是讲乐队的故事,但是可能稍微写的多了顺手一些之后开始自我代入了所以这几章感觉有点微妙……我还需要再沉淀沉淀

我并不会写速水公平。

我也不会写橘朔也。

你们都hin难写。

其实我谁都不会写。我只会放飞自我。

评论(4)
热度(24)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