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Kamen Rocker vol.12

乐队paro,混部,无CP

---------------------------

没有人不重视跨年歌会。作为音乐人而言,能登上跨年的舞台无疑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即使是摇滚乐队,也会想在这种时刻在全国观众面前演唱,这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城户真司更喜欢万圣节的歌会。

他第一次上跨年的时候,也超级兴奋,但是现在这个一成不变的东西对于他们这种每年都会收到邀请的巨巨来说,已经失去了吸引力。万圣节歌会不一样,带一点玩闹性质,还可以玩cosplay。真司作为哥特金属乐队主唱(其实是他自己中二)的自我修养在蠢蠢欲动。

“你们打算穿什么呀!”他给剑崎一真打电话。

“不知道诶……交给虎太郎决定啦。”剑崎一真则根本不在乎这个,全部甩给经纪人。

“你怎么老这样!你们队明明都是帅哥,怎么一点也不在意形象啦!”

“你也是帅哥啊。”剑崎一真说。城户真司的相貌的确非常好看,但是他的品味令人难以评价,一般男孩子不太会打扮很正常,但是真司是特别的不会打扮。他现在就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棉外套,色彩饱和度非常高,秋山莲看这件外套不顺眼很久了,一直想找机会给他扔掉。

“你这么说也对啦。”其实城户真司根本对他长得多好看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但是夸奖总之先收下。

虽然会有不少艺人打扮的很夸张,但是这不是必须的,Poker本来就不太强调视觉性,一直以来对外形象都比较朴素。

还有另一个原因,跨年歌会因为受众太广,选曲上有很大的限制。城户真司觉得没意思。就算是有小林制药撑腰的乐队,也是需要迎合市场的,所以难免写过一些歌并不那么符合成员们本身的喜好,而跨年的时候,选上的基本就都是这种歌。

城户真司当然没有不懂事到为这个闹,但是这会促使他在没有这么多限制的万圣节歌会上加倍地跳。

“那你们定了要唱什么了吗?”城户真司继续追问剑崎一真。

“我们要唱新歌啦!但是具体的要保密!”剑崎一真对这个话题兴趣比较大,刚说了要保密就继续说了下去,“我可喜欢这次的新歌了,我跟你说,睦月越来越厉害了哦!”

“新歌啊!!真好!!我也想唱新歌!!!”die Spiegel因为成员太多,所以其实团体活动并不多。大部分团员都还同时有其他的工作。虽然资历和能力都在,以年数来看出过的歌却并没有特别多。反过来,即使作品并不密集,知名度还是那么高,也能说明这个团队的水准了。

“诶,那你们唱什么呀?”剑崎一真问。

“我也保密!!”其实城户真司也不知道要唱什么。距离万圣节还有两个星期,不用写新歌的话时间还绰绰有余,但是城户真司其实内心非常焦急。毕竟他从每年十一月一日起就开始期盼明年的万圣节歌会了。

但是问神崎士郎没有用,这个人只会把话题最终拐到“战斗吧”。城户真司和神崎士郎合不来,当初进这个乐队也是出于机缘巧合误打误撞,会一直留下来也只是因为他还想唱歌而已。而且,其实,除了唱歌他也不会什么了。

于是真司跑去问秋山莲。

秋山莲一眼看见他瓦蓝的外套,立刻就摆起了脸。

“莲!我们也写新歌吧!!”城户真司离得老远就喊了起来。

“别叫唤。哪有时间写新歌?”秋山莲本来正在练习的休息时间给女朋友发短信,对真司爱答不理的。

“我们以前的歌我都唱腻啦!”真司嚷嚷。

“那你别唱,让美穗一个人唱。”

“我就要唱!”

“……”虽然秋山莲脾气并不好,但是没有来气,他采取了最习惯的应对,也就是无视。

“我想唱歌剧魅影。”城户真司忽然说。

秋山莲无视不下去了,抬起头瞪着他。

“我想唱歌剧魅影!我们都没唱过!”城户真司大喊,“前几天还刚陪美穗去看了,你看!饭桶是从镜子里出来的嘛!我们乐队也是镜子呀!不是很合适吗!”

“什么桶?”

“饭,Phantom。”

秋山莲不说话了,习惯性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说句什么嘲讽一下真司,但是仔细一想这个主意竟然真的不错。

其实城户真司虽然看起来炸,脑子缺并不坏,甚至可以说在团队里一直都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有很多点子都是他这样胡言乱语似的说出来的。

从一开始,神崎士郎并没有打算组一个摇滚乐团。他就是想做古典乐团而已。当时城户真司根本就没有看到招募的广告,他只是走错了屋子,神崎士郎看到他叽叽喳喳的,觉得有意思,就问他会什么乐器。

城户真司说:“我自己就是乐器!”

然后他唱了一首歌。唱的既不是美声也不是摇滚乐,是演歌。

听到一半的时候,神崎士郎就决定要留下他。正巧当时真司也没有工作,闲得很,神崎士郎一说包吃包住,立刻就点头答应(原话是:“跟随我的话,不用担心任何其他事情,只要一门心思战斗就好了。战斗吧*4。”)这也是他后台硬,要是一般的乐队,开头肯定还要自己垫钱的。

城户真司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这个乐队的性质,不止是因为他是主唱,还因为这个乐队的鼓手也是因为他才会加入的。

人数众多的交响乐队都不止有一个人负责打击乐器,但是die Spiegel只有一台爵士鼓。浅仓威的造诣无论在日本国内还是放眼国际业界,都很难找到敌手。他原本是没有固定乐队的,后来因为故意伤人入狱,也是神崎士郎把他保释出来,条件就是来我乐队里面打鼓。

有很多成员都不知道神崎士郎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怎么感觉这么手眼通天。知道的几个也不是故意瞒着别人,因为其实没什么来头,就是特别有钱,并且舍得花钱。

这个神崎士郎接起秋山莲的电话,听他说了城户真司想唱歌剧魅影,就说了一句:“唱吧。”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秋山莲也习惯了。

这个乐队从队长往下算,就没有什么常识人。秋山莲自己也不算一般人眼里的常识人,但是通过对比大部分时间还是显得比较正常的。

城户真司又去给剑崎一真打电话:“剑崎,我们要唱歌剧魅影啦!”

秋山莲想给他一巴掌:“你忙着宣传个什么劲?你知道Poker要唱什么吗?”

城户真司说:“他们说要保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保密?”

秋山莲说:“……”

---------------------------------

我陷入了一段时间瓶颈,写不出来。然后我思考了几天,决定想写啥就写啥,放飞自我,寻找生命的大和谐。

所以我要写威哥了。

评论(12)
热度(22)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