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13

乐队paro,混部,无CP

----------------------------------------

“朔也啊。“

速水公平一在后台看见橘朔也,就笑眯眯地凑过去给他打招呼。橘朔也瞪着眼睛看他,露出在犹豫应该正常地打招呼还是先给一拳比较好的表情。

“公平啊。”橘朔也还没有反应,一边的剑崎一真就也笑嘻嘻地替他回答,然后被橘朔也敲了一下脑袋:“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

速水公平对着剑崎一真还了一个笑容,继续向橘朔也发问:“上次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呀?”

橘朔也低声回答:“我再联系你。”

速水公平走掉之后,剑崎一真问:“什么事呀?”橘朔也抬头看看他,相川始和上城睦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他看着自己的三个队员,微微笑着回答:“没什么,小问题。交给我吧。”

他们三个私底下一合计:“有大问题。”

“橘哥又想自己一个人扛着了。”上城睦月说,眼睛闪亮亮的。剑崎觉得他脑袋上仿佛插着写着“橘朔也后援会长”的旗子。

“要不然我直接去问速水先生吧!”剑崎一真出的主意是这样的。

“没有那个必要。”相川始非常镇定,“我们的合同就到明年,天之川的总经理找橘,只能是合同续签的事了。”

剑崎一真说:“阿始,你真聪明。”

相川始说:“剑崎,你省省吧。”

“也就是,速水先生想找我们去签天之川!”上城睦月恍然大悟,剑崎一真说:“小声点啦睦月!”说完还扭头瞄一下速水公平在的方向。这位大佬今天也穿着件深红色的皮夹克,头发三七分,挂着闪闪发光的微笑。

“还是橘哥比较帅。”上城睦月说。

“我们没在讨论这个!”剑崎一真说,“不过我同意。”

 

泊进之介老远就看见Poker的几个人围城一圈不知道在干啥,然后在他犹豫要不要打招呼的时候就一起涌进了休息室。他们上场时间岔得挺开的,彩排的时候也没碰见,不管怎么说也是关照的前辈,上次在酒吧也没好好打招呼,泊进之介一直想好好跟橘朔也道个歉,也找不到机会。

只能再下次了,他心想。然后一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对着他,挂着灿烂至极的笑容。

正在泊进之介正在思考这人有点眼熟的时候,对方已经对着他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如月弦太朗!理想是和所有的人交朋友!”

“……”泊进之介的脑海里立刻出现Chase面无表情地说“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的画面。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位小哥不是宇宙来了的centre如月弦太朗吗。……对,他刚才已经很大声地报上自己的名字了。

“哦……你好,我是泊进之介。”进之介赶紧和他握手。

如月弦太朗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令泊进之介立时想到他代言的牙膏广告。“太好啦,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哦!”说完还使劲儿握着手上下晃了晃。在进之介给出反应之前,他就松开手,保持着闪耀的笑容一溜烟跑了。

泊进之介目瞪口呆。

“他是不是在玩朋友收集啊。”诗岛刚在一旁冷静地吃着爆米花评论。

“……你什么时候在这的?……爆米花哪来的?”

“看见他走之后出来的。”诗岛刚把爆米花递给进之介。

泊进之介把爆米花塞进嘴里的时候,看见速水公平又笑眯眯地过来了。他们天之川是有见人就要笑的规矩吗?

但是对方的身份在,怎么说也不能失礼,于是泊进之介立刻咽了爆米花立正,并且打招呼:“早安,速水先生。”业界习俗,无论何时都是早安,泊进之介并不理解这个习惯。

“早安。”速水公平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一边依然镇定自如地吃着爆米花的诗岛刚。诗岛刚也拉长着尾音大声说了句:“早安!”

速水公平没再说什么,意味深长地又看看他们,就走了过去。泊进之介感到莫名其妙。诗岛刚小声地念叨:“他跟以前感觉不一样了啊。”

“以前?”泊进之介问。

“就是他还当偶像的时候啊,我那会还小呢,在电视上看过他。”诗岛刚转着眼睛回忆,“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啊?也没有多大吧,不是应该和橘一样大吗?”

“……至少叫个橘先生啊你。”

 

城户真司一到后台,立刻又想去找剑崎一真,被秋山莲拎着从门口拎了回来。“你怎么和女高中生似的,非要跟人家黏在一起吗?”

“跟你们待在一起好无聊啊!”城户真司大喊。

秋山莲把他丢给已经准备要化妆的雾岛美穗那边,当做自己完成了任务。不过说到底他又不是真司的保姆,哪来的什么任务。

真司很喜欢玩地下乐队的时候,他和剑崎一真还有乾巧一起玩的时候,这个秋山莲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才总是往剑崎那里凑。他害怕剑崎一真也像乾巧一样忽然就不见了。

虽然乾巧也并没有彻底不见。

“真是的。要是他回来城户就不会这么躁了。”秋山莲自言自语。

 

鬼岛夏儿很有原则地穿着和服正装。的确万圣节是西方的节日,但是他坚持自己作为一个落语家的尊严,一定要穿和服。他担任万圣节歌会的司仪也已经有很多年了,从一开始速水公平就数落过他“你又不是来表演落语的”,鬼岛夏儿则说:“那么总经理先生又不上台,岂不是根本不用来?您请回吧。”

这两个人从在Horoscopes的时候开始就不太对付。解散之后鬼岛就投身了他喜欢的落语行业,年纪虽轻,现在倒也是在业界说得上名字的名人了。但是速水公平一点都不喜欢落语,对自己的公司里有落语艺人这件事总是觉得别扭。然而鬼岛人气又不低,从可以被选做司仪就能看出,可以看见未来的光辉发展,他也不想放过这条财路。

鬼岛夏儿非常明白他这种心态。他也知道为什么速水公平总是要亲自到现场来。

开场就是宇宙来了。说句实话,泊进之介自己也觉得,看着三个年轻的帅小伙子穿着闪闪发亮的衣服充满活力地边唱边跳确实很令人愉快。Drive的风格在摇滚乐里已经算是比较偏流行了,但是自问也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这就是本质上的差别。

“但是我觉得,有一些摇滚乐能带给人的东西,是偶像给不了的。”他以前和诗岛雾子聊过这个话题,雾子这么告诉他。听了这句话之后,他简直想立刻向雾子求婚。

现在他们已经过了上大场子还会紧张的不行的时期,很顺利地就结束了演出。这次的新歌是在休假回来之后写的,大概是因为心情平淡了,泊进之介自己也觉得写得中规中矩,但是左翔太郎说:“欲速则不达,明白吗?现在需要的就是稳步前进。至少现在保持了水平就好。”的确从反响来看,稳步前进也是不错的。

Drive的曲目在前段,而Poker和die Spiegel都在中后盘。所以他们四个就很高兴地待在后台,一起看转播到休息室的影像。

-----------------------------------------

前段时间身体不好,调理过来好了一些就写的挺顺的

大家换季也注意身体呀

这一章写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打tag

瞎打吧

评论(17)
热度(27)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