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Kamen Rocker vol.14

乐队paro,混部,无CP

-------------------------------

 城户真司穿着黑色丝绒的燕尾服,半边脸戴上了面具,金色的长发用发胶全部梳到后面。闭上嘴不摆出表情的时候,俊得让人害怕。
雾岛美穗最喜欢的就是原剧里摆渡的一幕,所以也穿了类似的白色长裙,她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又有点混血的风情,做了卷发之后活脱就和人偶一样。那一幕的男主角是应该穿着斗篷的,但是雾岛美穗从一开始就否定了这个造型。
“真司这个身高穿斗篷,那不就是个蘑菇嘛。”
除去真司以外的乐队全体成员均表示同意。
十四个人黑压压地在台上,加上冷色调的灯光,气势惊人。毕竟是老牌乐队。不同类型的乐队没有可比性,不过国内同样是哥特金属的团里,也是公认没人能超越die
Spiegel。
城户真司虽然性格毛躁,声音却是意外的有磁性。如果说歌声可以体现为人,那么这一点在他身上就尤为明显。他和雾岛美穗都不是科班出身,美穗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达到目前比较高的水准,而城户真司可以说是天赋。
歌剧魅影这种名段,版本众多,就算是没有兴趣的人基本也都听过,金属乐队翻唱也不是稀罕事。但是大家都是第一次听鼓点这么浪的编曲。
浅仓威太吸眼球了。
他敞怀穿着件黑色的皮夹克,没有像别人一样用发胶梳头,也没有戴着半脸面具。他从来没有配合过全体的造型,最多是换件上衣,因为他嫌整那些乱七八糟的碍事。实际上只要看过他打鼓,就没有人会在意他穿着什么了。
浅仓威面前摆着十几面鼓。一般成熟的乐队鼓手,都会在基础的配置上增加装备,单看他的鼓的数量,倒也没什么稀奇。
上城睦月抿着嘴唇,一直在后台盯着浅仓威。
因为有一定的距离,从他的角度看不太清,但是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
“睦月的眼神好可怕喔。”剑崎一真在后面对橘朔也窃窃私语。
橘朔也没说话,笑了一下。
上城睦月在鼓手里算不上数一数二,但是也属于层次很高的范畴了。只不过大部分人在浅仓威面前都是被碾压的份。
浅仓威相貌很清秀,但是面对面的话,大部分人第一眼都不会对他的相貌有印象,因为很少有人敢直视他的脸。视频和照片就好多了。就算站着不动,周围的空气也似乎都在燃烧。这个人学会了打鼓,相信无论对他自己还是对这个社会都是一件很好的事。如果不是有一条可以宣泄自己的途径,大概他不会只进这一次监狱。
先天的精神分裂症很难完全治愈。和所有慢性精神障碍一样,即使用药物进行压制,在产生抗性之后还是容易复发,任何的契机都有可能成为导火索。浅仓威没有进行治疗,把他的焦躁全部发泄在了爵士鼓上。他在这方面也许也是天才吧。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几乎都可以说达到了人类的极限。如果只是这样,也许可以看作是不正常的精神状态引发的奇迹,但是不仅如此。即使是非常密集的鼓点,浅仓位也可以出色地控制力道,完美地敲击出各种各样的音色。
如果只是单纯地全力打鼓,发出的只不过是一成不变的重音而已。而对每一种鼓用不同的力道和角度打击不同的部位,就能产生不同的音色,使得鼓点以至于整个乐曲更具有活性。节奏缓慢的抒情曲目,大部分职业鼓手都可以做到,但是快节奏却很难精细要求,就算打得出来,也没有几个人能听清。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至少国内,恐怕只有浅仓威一个人。
因为他不只是在发泄愤怒,也在发泄他的愉悦。
这是上城睦月得出的结论。
die Spiegel的其他成员也不可谓不优秀,但只怕没有人会像浅仓威那样让人想要盯着他看。尤其是对鼓手来说。但是也没有几个人会像上城睦月这样盯着不放。
浅仓威不会在意,他现在正嗨得可以,没功夫管谁在盯他。而且他早就习惯了。
大部分一般的人提到摇滚乐都会想到吉他或是声嘶力竭的黑嗓,实际上充当灵魂的应该可以说是鼓和bass吧。证据就是,即使有这么多的古典乐器在演奏,但是听到的人没有人会怀疑,这是一支摇滚乐队。
说起来,城户真司不会唱黑嗓。他本来就没有受过多少正规声乐训练,正式出道的时候公司确实也找老师多少指导过他一些,但是大体上还是依靠天赋。他对黑嗓这种唱法没有兴趣。也没人规定重金属乐队必须有黑嗓,有的话当然就会丰富一些,否则可能就会过于偏向古典。
这一点也被鼓点弥补了。
总之,虽然是这种大家都听过不知道多少遍的唱段,还是令整个现场沸腾了。
Poker的几个人都不太喜欢浅仓威——从正常相处的方面来说,浅仓威实在也没有什么可令人喜欢的地方。剑崎一真到现在都不能确定他说话浅仓威能不能听懂。最早还是在地下时期,die Spiegel刚刚组成,第一次和Poker在live house遇上。顺带一提那个live house就是天道总司开的。那时候这乐队还没有十几个人那么多,主唱也只有城户真司。吉他秋山莲,bass北冈秀一,小提琴神崎士郎,还有就是鼓手浅仓威。虽然规模远不能和现在相比,但是也许——不,就是因为浅仓威的缘故,气势一样惊人。
听完他们的歌橘朔也立刻就跑去后台交流(也就是所谓的勾搭)。当时剑崎一真也跟去了。他一眼看到靠在窗边的浅仓威,穿着一件透光的薄衬衫,两脚架在桌上,靠着椅背好像已经睡着了。
正在他这么以为的时候,浅仓威抬头看了他一眼。剑崎就给他打招呼:“你好!”
他还没自我介绍,浅仓威没看他第二眼,重新把头一仰,又闭上了眼睛。
剑崎一真不知所措。
“别跟他搭话的好,可能会被打。”秋山莲一脸风凉地说,顺便跟剑崎握了握手。
“……为什么打我?”剑崎一真茫然。
秋山莲说:“他谁都打。”
虽然那之后剑崎也没见过浅仓威打人现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看浅仓威打鼓感觉就像在看他打人。不过看die Siepel的成员也不像总是承受内部暴力的样子,应该也是有选择性的打吧,剑崎想。
剑崎一真和城户真司就是这时候认识的。回去之后,认识了新朋友很高兴的剑崎才想起来问橘朔也和神崎士郎谈了什么。
橘朔也说:“呃,他让我们战斗。” 

-------------------------------

本章全文吹牛逼。以后还想天天吹牛逼。

前段时间还是身体没有很好而且有点卡文,好久没更新。看来我还不够强!

战斗吧这个梗我怎么这么喜欢我就是玩不腻我还想玩!

评论(11)
热度(20)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