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Kamen Rocker 番外 Ten Years Ago

乐队paro,混部,无CP

是die Spiegel和Poker都还没出道的时候,他们刚认识那天的事

乾巧哼的是这首歌(私货)

http://music.163.com/#/m/song?id=22802859&userid=61171516

------------------------------------------------------

“太牛逼了。”

天道总司的Live house并不大,但是他面子很大。能在这里唱的队都能保证一定的水准,所以也从不缺观众。舞台的另一头是吧台,天道自己坐在里面卖些小酒,有不喜欢围在舞台周围燥的客人也经常会坐在这里,一边听歌一边喝口酒什么的。

齐藤雄一就坐在这里,背靠着吧台,手里拿着个杯子。酒已经喝完,但是他没有心思去续,只是望着舞台的方向。他又说了一遍。“太牛逼了。喂海之,你听见了没?……太牛逼了。”

“我听见了。”手冢海之和他一起望着舞台。灯已经熄了,刚才演出的乐队正在下场,后面已经没有乐队要上台了。但是台下的客人还在不绝口地尖叫。手冢海之不清楚他的朋友说的牛逼是哪一方面,是说那个打得像神一样的鼓手吗?或者是说这个乐队整体的感觉呢?总之不管是哪一点,他都同意就是了。

齐藤雄一从口袋里摸出今天登台的乐队名单,“die……”他没有念下去,手冢海之凑过去,念道:“die Spiegel,德语,是镜子的意思。”

“德语,听起来倒是像英国乐团的风格。”齐藤雄一说,“德国应该还要更……吵一点吧。”

“你这就是有色眼镜了,雄一。”

“怎么?他们还有小提琴的吧!把古典乐器和电音吉他结合得这么好,实在牛逼。”齐藤雄一慢慢笑起来,“有的部分,也很适合加钢琴进去,你说是不是?”

“是。”手冢海之同意,“你都说是,那当然是了。毕竟你可是……”

齐藤雄一摇摇头,手冢海之也就知趣地住口。

“你可是全国闻名的钢琴家。”

齐藤和手冢同时回头,天道总司站着又递过去一杯酒,“你的新专辑《海潮》我已经拜听,非常出色,这杯算我请你。”

“哎呀,那就谢了。”齐藤雄一笑笑,接过酒杯,对着天道举了一下。然后他又对着手冢说,“就算不是我说,你也有这个水平啊。说真的手冢,你真的不再弹钢琴了吗?岂不是很可惜?”

“我和你一起学的钢琴,你很清楚,我没有你的才能,继续弹下去也不可能达到你那样的个人成就的。如果是这样,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好事。”

“……个人成就啊。”

齐藤雄一看着杯子里的酒,忽然开口,“你出门之前,不是占卜过吗?我记得你说,线正在聚集,是吧?”

手冢海之苦笑了一下,“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能我的占卜也变得不灵了吧。今天都快过完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线。”

齐藤雄一抬头看看他,忽然露出小孩子恶作剧一样的笑。他站起来,把酒杯往吧台上一放,拉着手冢的手,向着舞台后台跑过去。

 

“太牛逼了。”

剑崎一真握着城户真司的手,情真意切地说。

“对吧对吧对吧!”城户真司高兴极了,“所以说啊,浅仓真的很厉害啊!虽然我不懂鼓这个东西啦,但是就是……听他打就觉得特别厉害!就是他人实在太不好相处啦……”

“不是啦,是说你们都很牛逼哇!”剑崎一真还是很激动,“你也很牛逼!你唱歌太好啦!”

“谢谢谢谢。”城户真司倒是不好意思了,挠挠后脑勺,“也没有……很好啦,我都没有学过……”

“你没有学过。”剑崎一真盯着他。“你没有学过就能唱成这样?”

“……诶嘿嘿。”城户真司就傻笑。

哇,超厉害。橘前辈,这整个队都超厉害。我们见到神仙啦。剑崎默默地想,扭头看看他的橘前辈,还在试图和神崎士郎进行交流。

“诶对了剑崎。”城户真司忽然压低声音,“那个,我们乐队前面一个,也很厉害的!你认不认识他们啊?”

“555呀!”剑崎笑道,“我认识!啊给你介绍一下吧,他们人也都很好的!”

于是这两个一高一矮的人就一起跑到了乾巧的面前。

乾巧好像又闹别扭了,鼓着一张脸。他这时候才十八岁,还有一点残存的婴儿肥,生气起来就会鼓起嘴,同乐队的bass手经常就这个取笑他是小孩。正鼓着的乾巧看见他们俩,虽然里面有一个不认识,但是还是拉着脸,问:“干嘛?”

“巧,这是城户真司,是施比哥儿的主唱。就是刚才那个打鼓超级牛逼的乐队!”剑崎一真介绍。

“Die Spiegel。”练了三天才正确掌握自己乐队名字发音的城户真司纠正。

虽然没有去前台看但是在后台也听见了刚才的演奏,所以乾巧也记得刚才那个牛逼的鼓点。不过再牛逼的鼓也挽救不了他的脾气,他说:“哦。”

“这是阿巧,乾巧!555的主唱。”剑崎一真又非常热心地给城户真司介绍。“他唱歌也可好了。”

“我听到了!”乾巧的个子没有特别高——至少没有剑崎一真那样高得过分——但是也比城户真司高了那么一些,所以城户真司仰望着他,毫不迟疑地握住乾巧的手。

“……”乾巧想甩开,但是真司已经开口了。“哎呀,怎么说……超感动的!原来唱歌可以这样唱啊!(不过这个人以前没有接触过这行,压根也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种唱法)就是……唱歌而已,听得我都要哭了!你是个好温柔的人啊!”

前面乾巧只是皱着眉头听他说,听到最后一句猛地抽出手。“什么……温柔,听着怪别扭的。”剑崎(弯下腰)小声在真司耳边说:“巧害羞啦。”

“别害羞啊!”结果城户真司立刻就嚷嚷,“你肯定是个好人!”

乾巧的嘴巴又鼓起来了。一直在后面看着的木场勇治赶紧走过来,“好啦剑崎,你们不要逗乾君了。诶……你好,我是木场勇治,555的吉他手。”他和城户真司握了握手。乾巧看见木场过来,撇了撇嘴,就不再说话。木场接着拍拍乾巧的肩,问:“要去喝一杯吗?”

“好啊好啊!”剑崎一真和城户真司一起点头,宛如两只开心的小狗。木场心想,这两个人一定可以相处得特别好。

“你们先去吧,我和乾君叫上草加和三原收拾一下就过去。”木场勇治让他们先走之后,问道:“还在生气吗,乾君?抱歉,我不该那么说的。”

乾巧低着头,说:“没有。”

“别白费力气了,木场。就算现在哄哄他,迟早有一天要面对你打算去读大学的现实的。”草加雅人还挂着bass,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冷冷地说。“我也没打算把时间一直耗在玩耍上。是吧?三原。”

鼓手三原修二没有回答。木场勇治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有乾巧回过头看着草加,说道:“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还在乐队的时候就好好玩乐队。”

说完这个,他扭头就走了出去。

草加雅人又是冷冷一笑,说:“你们去吧,这么开心和别的乐队喝酒,我就不去煞风景了。”

木场勇治看了看他,转身去追上乾巧。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听到乾巧在小声地哼着歌。是一首X-JAPAN老歌,他曾经非常喜欢,乾巧也非常喜欢。

木场勇治放慢脚步,走在他旁边,就这样听着。

 

城户真司他们在走向吧台的时候,有没有和跑去后台的手冢海之他们擦肩而过,谁也不知道。

而手冢正式决定加入die Spiegel是在一个月之后了。在他之后,又渐渐加入了很多队员,后来达到了十四个人之多,城户真司也学了很多,虽然还是会大惊小怪地大呼小叫。

他们正式出道,第一次登上跨年歌会的时候,555早已经解散了。那天是年末,乾巧和菊池启太郎还有园田真理一起坐在暖桌里吃着桔子。看到die Spiegel的时候,他停下剥桔子的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他已经不记得当时他们唱的是什么歌,其实也没有怎么听进去。不过结束之后,他还是喃喃自语地说:“太牛逼了。”

-------------------------------------------------

在我(内心里)的设定里,555的音乐风格就是比较接近X-JAPAN的

或者说是给人的感觉吧

毕竟乾巧的声音是和Toshi差很多的应该

我一直是相信歌声是听到人的灵魂的

阿巧是温柔的人。

而真司实际上也很聪明,他是很容易注意到这种本质的东西的。

评论(7)
热度(19)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