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15

乐队paro,混部,无CP

----------------------------------------

上城睦月觉得压力很大。

也不是他一个人压力很大。在浅仓威在的地方,没有鼓手会觉得压力不大。

在这种场合,基本上都是靠这个吃饭并且比较知名的专业人士了,也就是大家都是比一般人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的水平。所以他们都能准确地体会到差距,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填补的差距。

天才都是多少有缺陷的,有人说浅仓威是用他的人格缺陷换来神明的垂青,没有人反对。

上城睦月也这么尝试过。

Die Spiegel的下一个就是Poker。平心而论,上城睦月作为鼓手的水准已经相当高,没有人会因为对比而觉得睦月不行的。大家都明白浅仓威是怎样的一个变态,一般感叹一下也就算了。

但是睦月总是想得很多。

虽然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人,但是也许是因为他是橘朔也带起来的缘故,他的眼神和橘朔也非常像。

“真是出色。橘先生可真是个好前辈啊。明明是一样的基因,怎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鬼岛夏儿在候场。他不能离舞台太远,所以没有回到休息室,在台侧看不到舞台上的全景,所以就只是听着台上传来的声音。单纯靠听也足够听出来这支乐队有多么出色了。其实作为这方面的外行,在他耳朵里,只能听出睦月和浅仓都很牛逼,具体技术上的差距他也不是很懂。和哥特重金属相比Poker的曲子还是很清新的,这种风格的不同也弱化了技术上的差距。

“这么针对你自己的老师不好吧?”速水公平站在旁边,仍然保持微笑。他们两个虽然曾经同在一个组合,在公司里却是前后辈的关系。因为速水公平在很早天之川规模还不大的时候就来了,当时身兼艺人和执行经理两个职责,Horoscopes里很多年轻的成员实际上都是他带出来的。

这些人里面可以说是最让他头疼的问题学生鬼岛夏儿,晃着手里的折扇,笑的倒是很礼貌谦恭。“在说什么呀,总经理先生。当时我们是同事吧?您最多是我的前辈,什么时候变成老师了?”

我还想问都是年轻人,怎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速水公平斜眼看了看鬼岛夏儿,决定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

“不过真是没想到啊,这就是所谓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鬼岛把话题拐回去。速水公平忍不住开口了:“你这话说的,上城又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只是隐退了一段时间。比你这样不知悔改的家伙强多了。”

鬼岛夏儿合上折扇,抬起眼睛。“说得我像白眼狼一样,每年咱们天之川的净收益我占了多少呀?我记得……去年有百分之四十二点八,比前年又多了六七个百分点吧。”

“你什么时候看到的财务报表?”速水公平立刻挂不住笑脸。但是鬼岛夏儿不说话了,扭头看了看总经理先生,又把脸扭回去,说:“嘻嘻。”

他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速水公平的事,只是单纯地看他不顺眼罢了。在他心里,相貌一样但是朴实得多的橘朔也还比较可爱。

速水公平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他就是不明白到底这是为什么。

实际上他问过上城睦月。当然不是直接问的,而是说:“大哥一直以来都很笨拙,有劳各位费心了。我听说你算是他的弟子,应该照顾了大哥不少吧?”

他并不经常直接称呼橘朔也为大哥,这点睦月也留意到了。他毕恭毕敬地回答:“哪里,一向是橘哥照顾我们。如果没有橘哥,就没有现在的我。橘哥对自己不够上心,又思虑很多,所以显得笨拙,实际上非常可靠。这点想必速水先生作为胞弟也一定深有体会。”

不知道,不过他的弟子比我的弟子可靠。速水公平愤愤地想。

然而上城睦月没有觉得自己可靠过。演奏结束了,他从鼓的后面站起来,和乐队的成员一起下台。虽然演奏的是新曲,但是长时间的积累加上足够的练习足以让他毫不费力地完成工作。

刚刚走到幕后,就看到最先走下台的橘朔也没有直接回到休息室,站在通道里等着他。“怎么了睦月?没什么精神,刚才不是打得很顺利吗?”

“抱歉橘哥,我看起来很没精神吗?”

上城睦月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橘朔也笑了起来:“没有那么明显,不过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跟我说。你以前就经常自己憋着。”

“您不也一样吗橘哥。”上城睦月稍微想了一下,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说:“就是觉得自己太不可靠了……没有发生什么事。”

“怎么会这么想?”橘朔也完全不能明白,速水公平说他笨拙不是没有原因的。“你看你现在打鼓都没什么问题,乐队的其他活动也都好好地参与了,怎么会觉得自己不可靠?”

上城睦月抿着嘴,和橘朔也一起走回了休息室,坐下之后才开口。“就是因为这样……我现在打鼓都没什么问题了,每次都很顺利。其他的工作虽然很多,但是也不太难,都是橘哥在操心,我觉得……很轻松。”

“轻松不好吗?”剑崎一真靠在后面的桌子上喝着水,无论其他的条件怎么样,他唱完歌一定要喝温水,这个习惯一直坚持下来。

相川始去关上休息室的门,没有插话。

“完全不可靠啊……!橘哥一直那么辛苦,我却过得这么开心……”

上城睦月低着头,小声地说。

相川始说:“你被浅仓威刺激了吧。”

上城睦月想了一会,说:“或许吧。”

“我懂得啦我懂得啦!”剑崎一真放下水杯跑过来,坐到睦月身边。“以前我听到巧唱歌也是这么想的……明明年龄都差不多,但是人家就好厉害!当时我也特别怀疑自己来着。(相川始说:“剑崎,你们唱法根本就不一样。”)诶诶反正巧就是很厉害嘛!我觉得我好弱啊!都怀疑我到底能不能当主唱了……但是不还是走到现在啦!”

“但是橘确实太辛苦了。”

相川始说。

橘朔也愣了一下,然后他发现三个人都在看着他。

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他说:“睦月,你说你过得这么开心,是真的吗?”

剑崎一真喊着“橘前辈你的重点在哪里呀”的时候,睦月说:“是真的啊,我现在非常开心。”

橘朔也又看向剑崎一真,剑崎还在说着:“那里不是重点啦!睦月是怕你太累,我也是这个意思啊!阿始也是吧!”相川始耸了耸肩,自己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不回答。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抱歉。”

橘朔也低头笑了笑。

--------------------------------------------

卡了一段时间文【。

现在梳理回来了,继续更。


评论(10)
热度(21)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