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睦橘/橘睦]天气预报

但是也许并不算腐向?不涉及左右
年末烦心的事太多了,加上我身体不好,每天情绪都很糟,一直没什么力气搞事。
所以也就是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
BGM
分享シド的单曲《私は雨》http://music.163.com/song/753002?userid=61171516 (@网易云音乐)
不过跟歌词完全没有契合度。
------------------------------------
上城睦月抱着公文包跑了半天,终于看到一家便利店还亮着灯。他顾不上礼貌不礼貌,一口气冲了进去,终于逃离刷拉拉的雨幕,推开的门发出叮铃的响声,抬头发现门前悬挂着一串风铃。
最近的便利店大多数都是自动门,打开的时候会发出录好的甜美女声,欢迎光临。这串风铃让睦月想起蓝花楹来。他喘了口气,看着身上流下的水在脚边聚集成一滩,虽然也可以把公文包顶在头上,不过老实说那样也没有什么大作用,何况包里有非常重要的文件。
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没有电车也打不到出租,更糟的是还下起了大雨。天气预报又出错了。睦月环视一下店里,当然没有什么客人,收银台坐着个没精打采的中年男人,抬头看了看他,也没说欢迎光临,又低头摆弄着手机。
看见店员什么也不打算管,睦月倒是也不在意了,看到距离门最近的货架就摆着毛巾,于是买了一条,就这么站在收银台前拆开,先把脸和头发擦了一遍。身上也意思意思擦了擦,反正聊胜于无吧。不那么湿淋淋之后,又从保温柜里拿了瓶温着的罐装咖啡,付了钱。虽然是个小便利店,也有个小小的吧台和两把圆凳,睦月就坐在那里,喝着咖啡,才打开皮包掏出手机来。
他当然很困,就算淋了冷雨也困。就职之后作息一直都挺规律,就算加班早上也是要按时起床,何况也不怎么经常加班到这么晚的。今天因为去了稍微偏一些的工厂办事,结果出了意外状况,搞得这么晚才能回家。真的很累,想到明天(准确说是今天)还要去公司上班,一下感觉生无可恋。上司蛮好说话,要请假倒是容易,但是有几件工作一定得他去处理。正是年末,全公司都很忙,叫别人帮忙太不好意思了。
打开手机,五条工作上的消息,两条望美发来的邮件。这个时候还能收到工作信息,大家都不容易。望美在刚过十二点的时候问他工作有没有结束,过了二十分钟说先睡了,平安到家再给她发邮件。
睦月含着发苦的咖啡,抿着嘴露出笑容。他回复了望美一条,“已经到家了,在车上信号不好。晚安。”然后大致浏览了一下工作的消息,紧急的回了两条,剩下的明天再处理。收起手机抬头一看,门外还在下着雨,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动静。
睦月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开始策划。第一班电车是六点发车,等到那个时候乘车回家洗个澡再去公司是来得及的。在便利店过夜是他不愿意的,但是目前这可能是最现实的选择。手机的电量应该可以正好撑到早上,明天应该不用外勤,到公司再充电好了。他又偷偷瞄了一眼收银员,男人还低着头坐在那,对他不闻不问。
用手机订了个闹铃,睦月就这么趴在了桌上,闭上眼睛。实际上他是睡不着的。又困又累,但是他在考虑今晚怎么办之前就冲动地买了咖啡喝,罐装的咖啡并不能完全吊起他的精神,只是平添了一点头痛,上下眼皮疲惫地打着架,大脑深处却在嗡嗡作响。但是睡不着也要趴着,睡眠不足是最大的敌人,如果因为精神不济明天出了差错可不好玩。
他一闭上眼,突兀地又想起蓝花楹来。那可以说是整个人生里最偏离轨道的一段时间。想想那时候幼稚得吓人的自己,也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害臊。但是很开心,即使那时候痛苦的事回忆起来也开心。后来就再也没见过剑崎,虽然通过邮件,到底相隔太远,说的话题不痛不痒。和大家都再聚过。每一次都非常快乐,但聚得并不多。
过去十年了。睦月一直觉得十年是很长的概念,但是这么一想,这十年里的事一下子什么也想不起来。现在的生活和做为假面骑士战斗的时候差得太多了。平时如果闭上眼,眼前出现的都还是工作,还有父母和望美的脸。他实在很久没想起那段日子了。
本来睦月平时在家失眠的时候,会用手机软件放一些雨声来助眠的。但是今天听着真实的雨声,夹杂便利店里冷柜轻微的机器轰鸣,店员偶尔粗重地喘气,竟然让他觉得很吵了。他忽然睁开眼睛,仍然维持趴着的姿势,眼前是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侧面的灯闪着,看来刚才又来了新的邮件。睦月盯着那一闪一闪的光点发了一会呆,伸手拿起手机。仍然趴着打开屏幕。是刚才发过去工作邮件的回复,只是对方邮箱的回执,不必再回复。他又盯着回执的界面发了一会呆,屏幕自己暗了下去。
睦月又打开屏幕,翻起通讯录。た很靠前。たちばなさん,没有用汉字。他故意这样存的,这样看这个人的名字和其他的联络人都不一样,仿佛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
睦月给这个名字发去了一封邮件。“下了很大的雨,被天气预报骗了。橘先生那里呢?”
联络记录里上次发邮件已经是五个月以前了,因为工作上遇到一些和橘先生研究领域相关的问题,请教了他一下。橘先生现在是研究所所长了,想必也非常忙,所以不要总是打扰他的好。睦月觉得这个职位非常适合他,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橘先生看起来非常令人舒服。虽然同样不再做假面骑士,但橘先生本来就是科研工作者,他擅长也热爱这份职业。
所以没有期待橘先生的回复。毕竟这是半夜一点。他只是心血来潮地发了过去,其实橘先生的研究所也在本市,要下雨肯定都下了,这个问题真是毫无意义。
睦月盯着发送之后的界面,屏幕黑掉了,映出睦月的脸。他和屏幕上的自己对视。黑色屏幕上他的眼珠也漆黑,看起来不像自己。然后忽然间那个黑色的眼睛消失了,屏幕亮了起来,有新邮件。
睦月坐了起来。本来枕着的左手也去捧着手机。点开之后,是橘先生的回复,“我这里也下雨了。我也被天气预报骗了,今天就打算在研究所过夜。睦月竟然也没有睡,也在工作吗?辛苦了。感觉变得相当可靠了啊。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尽量早些休息吧。”
“橘先生才是,怎么不早些休息。”睦月嘟囔着,又看了一遍邮件。然后他握着手机,重新趴到桌上,闭上眼睛。他就这样闭着眼睛微微笑了起来,然后陷入了睡眠。现在是凌晨一点半,还可以再睡四个半小时。

fin.

评论(5)
热度(24)
  1. 集積回路孔涛罗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有一点点难受。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