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en Rocker vol.18

乐队paro,混部,无CP

-----------------------------------

“不好意思。”上城睦月谨慎地插入对话,“橘哥,给你水。”

橘朔也接过水,一口喝干,接着说:“所以说,本来摇滚乐的市场占有率就不高。我们这样的流行摇滚还好,现在大部分活跃的乐队也都是流行摇滚。但是小众一点的风格,你看比如鬼,知名度就很低了。但是我去过好几次他们的现场,厉害是真厉害,只有肃然起敬的份儿。风格不一样,但是我看Hibiki的鼓并不比浅仓威差。但是我觉得做得最好的还是die Spiegel了,本来哥特重金属的受众并不广,一旦流行化就很容易下道。他们真是找到了很厉害的路,你看现在有一些新冒出来的乐队,不好明着说,但是很显然是受到他们影响吧?这就是实力啊。我本来在说什么来着?啊,市场份额。这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总是抱着这个想法就故步自封了。一般的消费者你看,也不会特意去选择音乐类型的对不对,只要好听他们会管你是摇滚还是什么吗,所以一句话,努力就是了,成事在天,但是事在人为呀。就算结果人气上还是会输给偶像团体,但是我们做的开心呀!我们开心呀!我本来也一直发愁,后来就看着剑崎,睦月,还有相川,我觉得这不就挺好的吗?你说出道这么多年,知名度还没有那群小年轻人高,会不会觉得心有不甘?不会呀!年岁重要吗?资历重要吗?最重要的还是实力,和自己的收获,对吧?所以加油吧,我想你们肯定也会在这里找到属于你们的东西的,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有我在,我会负责到底……”

泊进之介心里觉得很感动,他了解到橘朔也对他们的关怀,但是其实并没有太听懂他在说什么。橘朔也显然是又喝多了,一张嘴收不住。泊进之介自己也喝了酒,今天大家都高兴,晕乎乎的,虽然没听懂在说什么,但特别容易上情绪,握着双拳,非常动情地说:“是!是!谢谢您!我们一定努力!一定努力!”

上城睦月接过橘朔也手里的空杯子,说:“这次一共说了七个但是。”

剑崎一真说:“不愧是睦月!竟然还数了!橘前辈滑舌太厉害了,我根本听不清!”

上城睦月说:“习惯了。以前橘哥训练我的时候,一激动也这么说话。”

相川始说:“你也知道听不清?”

剑崎一真说:“啊?”

相川始说:“没什么。”

一起聚在这里说话的除了Poker的四个人,泊进之介和诗岛雾子,还有个始终在微笑着的男性,一边听橘朔也说话一边笑着点头,也不插话。泊进之介看他面善,但是说过了他也晕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看年纪应该和橘朔也相仿,气质很是成熟可靠,穿的也很随意,并看不出是玩摇滚的。因为知道这场子来的都是亲友,反正也不算外人,肯定比自己跟橘他们还要熟,于是打过基本的招呼也就不太在意了。现在橘朔也说完话,被剑崎一真扶着去休息了,上城睦月对那个男子说:“真是不好意思!橘哥总是这样……!”

男子笑道:“没有啊,我知道,朔也就是这样嘛。多可爱啊!他是个好领队,你们加油咯。那我先告退啦。”

然后他抬起右手,在额头前比了个花圈手势,随着最后手指往下划的动作,说了声:“咻!”上城睦月点头说:“路上小心!”

男子离开之后,睦月跟泊进之介打了个招呼也和相川始过去橘朔也那边了。泊进之介出了口气,手里还拿着半杯酒。他看看身旁的雾子,雾子看起来也很高兴,这时候在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女孩子聊天。看见泊进之介看过来,急忙跟她介绍:“啊,这是我们乐队的leader,泊进之介。泊,这是园田小姐。”

泊进之介说:“啊……你好。”他看园田小姐脸圆圆的很是清秀可爱,但是也没有印象,如果艺能圈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应该不会不记得。园田真理笑着跟他打了招呼,说:“我知道,我和巧一起看过你们的演唱会——虽然是看的DVD啦。”

泊进之介一愣,问:“……是说乾巧?”

园田真理说:“是啊!我想过了今天肯定你们都认识他啦。别看他那样,对你们乐队可上心了。一直说你们挺不错的。”

泊进之介和雾子同时“诶”。雾子小声说:“你刚才怎么没告诉我!”感觉上短短的时间里她们已经发展出了女孩子的友谊。园田真理说:“因为没必要特意说嘛!巧是个别扭的家伙,被他知道我说出去了肯定又要闹别扭的。”

雾子小声说:“那个乾巧前辈……看起来很酷啊,还会闹别扭吗。我以为只有我弟弟那种小鬼才会闹别扭呢。”说着看了一眼泊进之介。泊进之介觉得她的确在说诗岛刚,但是这一眼让他心里不由得也一阵紧张。

园田真理看见他们两个的眼神,露出了然的微笑,说:“哪里,巧也是个小鬼。我认识他都十多年了,他一点都没变。脸是变了很多啦,但是脾性……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和以前一样是个傻瓜。”

雾子忽然问:“那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是……?”

园田真理笑着摇摇头:“不是。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一起寄住在另一个朋友的家里,生意上帮他的忙。……其实主要是我在帮忙啦,巧只是个蹭住的。”

她当然不会说出来她以前喜欢的是木场勇治,甚至还经常和巧聊木场和草加哪个比较好的话题。现在时过境迁,能经常见到的人只剩下巧了,想起那时候的情怀还是会害羞。她转移话题:“不过我真的高兴,巧和木场先生又可以一起搞音乐了吧!”要是草加也回来就好了,她想,但是自己也觉得没可能。

泊进之介说:“是啊。前辈的音乐……真的很棒,我以前没有听过,今天可真是吓到了。前辈一定一直没有放弃梦想吧……”

园田真理看了看他,又笑了一下——她真的是个很喜欢笑的女孩子,但是这次笑的有点落寞。“不是的,”她说,“巧没有梦想。组乐队从一开始就是木场先生的梦想。所以说,巧是个傻瓜。”

然后她一抬头,就看到了乾巧。乾巧被诗岛刚强行拉了过来,后面是木场勇治。泊进之介在心里感叹着诗岛刚真是在自来熟这行无人能敌,听到诗岛刚喊着:“喂,进哥!姐!Chase去哪啦?机会这么难得,我们和巧他们一起拍张合影吧?”

乾巧一脸不情愿,但是没有开口拒绝。木场勇治也在微笑。雾子教训着“不要对前辈直呼名字”,观察了一下真理的脸色。园田真理仍然在笑,看起来是真的很满足。

 

------------------------------------

我最近太沉迷小医生了把更新落下了 我忏悔

虽然有很多不足但是我还是很喜欢我写的这个东西的。但是论热度肯定是小医生……想想觉得有点难过。不过就像橘朔也说的,最主要是开心呀!

我真的喜欢喝多了罗里吧嗦的橘哥,所以让他又

这一回也写的很开心,橘朔也和乾巧都是我的白月光,我写他们,我心里高兴

评论(20)
热度(29)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