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巧一直站在Live house最尽头的墙壁边上,一动也不动。
木场在他的旁边。他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有些手足无措。前面的观众都在跟着音乐的节奏蹦来蹦去,但是乾巧非常安静,他闭着眼睛,就像听在家里播放的CD一样单纯地听着乐队的演奏。
于是木场也学着他闭上了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听觉变得更敏锐,和CD不一样,整个大地都随着鼓点震动,吉他的旋律一直演奏到脑髓深处。他随着音乐变换着呼吸,伸出手,握住了身边的人的手。
他们两个人的手掌重合,像大家在随着节奏晃动身体一样,轻轻一起摇晃着手臂。
木场心想,我也要爱上摇滚乐了。

--------------------------

写问卷的时候随手写的小段子,结果还挺喜欢的,存一下

评论(7)
热度(17)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