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Kamen Rocker vol.20

乐队paro,混部,无BLCP向

--------------------------

《玛格丽特》这首歌,实际上就是Chase当年入坑的曲子。并不是采用这个乐队一向男女对唱的形式,城户真司吟唱的是作为画外音的叙述部分,雾岛美穗扮演的是女主角玛格丽特,穿插在男声主旋律里,重复音域极高的女声旋律。最显著的伴奏乐器是小提琴,故事背景是十九世纪的莫斯科,秋山莲特意参考班吉拉的演奏手法编写的吉他部分,鼓点以军鼓为主,密集整齐。Chase很喜欢这样肃杀的曲目,一看到是这首歌立刻端坐,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他们几个聊天的时候也聊过喜欢的曲子之类的,所以大家都知道Chase喜欢这首歌。就算是例行公事的演奏,Chase也听得很高兴,跟着节奏轻轻用手指敲着膝盖。泊进之介很好奇,如果现在不是在泊家而是在Chase自己的家,他会不会跟着蹦起来。他们以前也一起去过其他乐队的live玩,就是全场最High的时候Chase也不怎么动,最多只是挥舞手臂跟唱罢了,从没见他蹦过。这个人情绪最激动的时候应该是自己站在Live舞台上的时候。

简直像是天生就为了弹bass而生的人,泊进之介在心里是这么对他下定义的。他自己还有研究汽车的爱好,雾子没有特别的喜好,但是经常会出去和朋友玩,逛街看电影之类的,自己也经常在家看书,休闲生活很丰富。诗岛刚活泛得很,摄影水平不算低,以前也经常出去旅行,玩乐队之后出去的少了,但是还是会保证每过一段时间散散心。Chase好像真的不做别的事。

不过说起来,Chase以前好像还拉过小提琴。泊进之介听着电视机里的小提琴声,暗自琢磨,我们下次要不要也这么试试?

一曲结束以后,城户真司从歌手模式切换回来,灿烂地笑着对着摄像机大喊新年快乐,立刻没有了刚才的气势。诗岛刚边往嘴里塞橘子瓣边评论:“真可爱哪,真司前辈。”泊进之介心里觉得这么评价比自己无论资历还是年纪都大得多的前辈挺奇怪的(何况刚也很可爱),Chase说:“是啊,真可爱。”

他们三个一起盯着Chase看了一会。Chase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和刚说一样的话让他们这么惊讶。

于是他说:“我觉得剑崎也很可爱。”

诗岛刚感觉自己输了,Chase连前辈都不叫了。他早有预感地在Chase说出“刚你也很可爱”之前,眼疾手快地大喊一声:“没错!好我们安静地看可爱的剑崎前辈。”

下一首歌就是可爱的剑崎。Poker唱的也是老歌——这种场合反正就是求稳,通常都会选择知名度广传唱率高的曲目。是一首大约五六年前的人气动画的曲目,刚好这部动画来年打算推出真人化计划,目前的计划是还找Poker负责主题曲,也算是个预热。这部动画就是很正统的少年热血题材,基本都在描写主人公们的战斗。Poker的曲风在一般流行金属里偏文艺,他们可爱的剑崎声线也很清爽,和热血的动画主题反衬,效果反而很好。

大部分作词也是剑崎负责,尤其这种用作动画主题曲的歌曲,剑崎很会写那种充满希望积极阳光的歌词,和曲风又形成了微妙的反差,也算达到了某种平衡,既不会嫌矫情太过,也不会像那种没头没脑一腔热血的小青年。大家心目中这个队好像都很年轻,还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实际上这种平衡没有年岁的积攒是不能达到的。

雾子悄悄地跟泊进之介说:“你看,橘前辈气色是不是比之前万圣节歌会好多了?”

泊进之介对着他们家的小电视看了半天,感觉并看不出,于是摇摇头。

雾子说:“你太迟钝啦,泊!”

诗岛刚也跟着说:“姐夫你太迟钝啦!”他模拟了一下,“万圣节那天,橘前辈是这样的。皱着个眉头,苦大仇深的。今天你看,不是还笑呢吗。”

泊进之介分辨:“他万圣节那天不是也笑了吗……”不过他已经不再过脑子跟他们聊这个,又在想诗岛刚叫的他这声姐夫。一开始刚只是开玩笑地这么叫他,最近叫的越来越多,大家也都习惯了,对这种称呼毫无反应。他看看刚,刚在手舞足蹈地跟雾子诉说进之介这样实在太迟钝了,雾子反驳说进之介偷懒的时候倒是见缝插针一点都不迟钝。没有人在意那个“姐夫”。

泊进之介在Poker充满青春感的乐曲里,思索着充满青春感的烦恼。

后面就是鬼。之前偏流行的音乐,后面就要进传统音乐和演歌,用鬼来分隔刚好。他们选择的也是一支旧的曲子,名字叫《梧桐》,明显是化用凤凰涅槃的典故,主旋律是电吉他,旋律却充满和风,鼓点选用太鼓。这首可以说是经典之作,在该团音乐搜索页上排名一直在前十位。毕竟一般来说前几位都是给电视剧动画游戏之类的作的配乐,这首曲子作为单纯的单曲能有这么高的人气可见其经典。

泊进之介之前虽然找来听过,但只是听歌罢了,他这时候才首次见到全员的长相(其实不是全员,这个组合人太多了,根据需求不同每次登台人员都不固定,也就是几个主要成员每次都会露面)。他发现队长Hibiki有点眼熟——因为是打鼓的所以站在舞台最后,并不怎么起眼,但是还是看得清长相的。这不是万圣节那天晚上在甲斗和他一起跟(听)橘朔也聊天(说话)的那个人吗。原来他就是Hibiki,当时没有跟他打招呼,大概有点失礼吧……但是橘朔也当着他的面评论对方好像也不怎么高明,当然那时候他喝多了。

他们全员都穿着正装和服,男性是黑色底上面有金色的凤凰图案,女性则是白色底上面画着红色的石蒜。穿正装和服还不好看的日本人一定是不存在的,尤其他们整体也都眉清目秀。可惜就是鬼整体都很低调,据说是Hibiki的要求,希望完全依靠音乐取胜。不然的话,就以他们的平均相貌水准,如果打扮一番再经过大力宣传,是不可能不红的。

这是泊进之介的想法。他又想起那天橘朔也说的话来了。反正他自认为是做不到的——这也不算是什么不良手段,只是正常的造型工作,如果能靠这点在公众面前加分那肯定会努力争取。其实就现在来说,他也不敢说目前的歌迷就没有是被脸吸引来的,反正他去看过网上的评论,说因为Chase的脸开始关注、说发现刚长得非常好看、说进之介身材很好很有男子气概、说雾子好可爱的都有。(因为他内心觉得这都是事实,所以理直气壮得很。)不过大家不是对这个一点都没有说法的。诗岛刚就曾经说过,“什么啊,男人要长得好看做什么!娘炮兮兮的!”他当然也不是不喜欢别人夸他帅,但是这种论调太多,也还是觉得有点烦。雾子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她不表达任何意见,好像根本不在意这种俗事。

Chase对此表示:“那要谢谢我的爸爸妈妈。”然后喝了一口奶茶,又说:“但是我不认识他们。”

直白的说,这歌会的音响效果和转播的收音都不怎么样,很明显都是综艺类型节目的配置,大家也就是看个热闹。所以经过电视转播的《梧桐》并没有在家放CD的时候那么震撼人心。但是富有感染力的编曲还是弥补了很大的器材上的不足。其实现在鬼的主吉他Todoroki,从技巧来说算不上娴熟,诗岛刚的感觉是和自己可能半斤八两。当然他们已经是很不错的吉他手了,但是和鬼的平均水准相比明显有差距,何况鬼的整体风格对演奏水平的要求更加严苛。

其实这首曲子当初收录的时候,主吉他还不是Todoroki,而是现在的知名乐评人财源藏津丸——那时候他还在鬼里担任吉他手,用的名字是Zanki。

泊进之介听过的当然也是Zanki弹的版本,他不熟悉这个乐队,不知道这些人员变动,所以对这个水准的差距有点惊讶。当然没有差到天上地下,外行可能不觉得有差别,但是他毕竟也是专业音乐人,这种差距还是听得出的。他就问:“是不是弹得和我们之前听的CD不太一样?”

雾子说:“主吉他的人不一样,泊,你太不上心了。”

诗岛刚帮腔:“所以说进哥很迟钝嘛!”

泊进之介敏锐地察觉到他无意中又说的是进哥。Chase刚才吃了很多橘子,现在不想吃了,正在把橘子们垒成一个竖直的塔,他边垒边倒背如流地说:“现在这个吉他手戸田山飞巳藏是之前的吉他手财源藏津丸的徒弟,后来财源藏津丸的身体不好了,就退位让给了戸田山飞巳藏,现在这个曲子就是他走之前写给戸田山飞巳藏的。”

泊进之介说:“戸田山飞巳藏是谁?”

雾子说:“戸田山飞巳藏是谁?”

诗岛刚说:“戸田山飞巳藏是谁?”

Chase沉默地看了一会橘子塔,指着屏幕说:“是他。Todoroki。”

泊进之介说:“你为什么会记住这么拗口的名字?”

Chase说:“我想表达尊敬。”

诗岛刚说:“那你也尊敬尊敬我。”

Chase说:“我觉得朋友之间这么尊敬很奇怪。”

泊进之介说:“诗岛刚。”

诗岛刚翻了个白眼,伸出一根手指,把橘子的塔戳倒了。

-----------------------------

前段时间玩了好多没玩过的东西,剪视频画漫画还头一次开了车!

现在要返璞归真地好好更一下这篇文。


评论(26)
热度(32)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