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Kamen Rocker vol.21

乐队paro,混部

--------------------------------

泊进之介没想到他这么快又遇到Hibiki。

随着新年的到来,他们并没有变得很忙。刚出道的时候每天都觉得忙忙碌碌,要排练写曲子,摄影摄像,接受采访参加节目,时间怎么也不够用。现在过了半年,刚出道的热度过去了一些,工作节奏放缓,大家也习惯了职业乐手的生活。什么工作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做熟练了就变得简单,毕竟他们也不是什么大红大紫的艺人——单纯的摇滚乐手再红也就是那样了。

总之,刚过完年,并没有很多工作要做。上午在公司开完会,下午就空了,大家都各自有安排(除了Chase),就泊进之介一个人很无聊(Chase永远没有什么事,但是也永远不无聊)。虽然是不忙,但是这么空闲也很难得的。泊进之介躺在公司楼顶久违地嚼着奶糖晒了一会太阳,决定去甲斗喝一杯。

他走进甲斗,天道总司不在,只有小煦。毕竟是新年刚过,大概没这么多闲人跑来喝酒。还没走到吧台前,他就注意到那边还坐着两个人,似乎相谈甚欢,声音也非常耳熟。一个穿着黑色的工装外套,一个穿着酒红色的皮夹克,相貌一模一样,竟然是橘朔也和速水公平。

泊进之介傻了一下,两个人都挺高兴似的跟他打招呼。

怎么他们难道其实关系很好?泊进之介暗暗思考,转念一想,为什么会觉得他们俩关系不好?

这下他又觉得尴尬了,不知道该不该坐过去,打扰他们谈话似乎不好,回避就更没礼貌。他毕竟是新人,踏入这个圈子不久,又不像诗岛刚和Chase那样性格强烈。诗岛刚无论是加不加入别人的话题都会很自如,Chase则是我行我素,根本不在意什么影响,这种单纯的性格他也是很羡慕。好在速水公平不知道是看穿了他的窘迫还是单纯想装逼,笑道:“泊君,来一起喝一杯吧,我请客。”

泊君,现在圈子里比较熟的前辈也就是Poker他们,也没这么叫过,而且速水公平一叫听起来就感觉格外油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橘朔也没有说话,就是对上视线的时候微微一笑,显然是欢迎。泊进之介心情还是不错的,就不客气地走过去,不过还是坐到了橘朔也那边(不知道为什么不太敢坐在速水旁边),嘴里说着:“我自己出就好了,哪能让您请客……”

速水公平挑眉一笑,泊进之介明白为什么感觉他笑的这么刻意,他笑起来就会挑眉毛。或许不是故意的而是长时间演艺生涯养成的习惯,总之有一种浓重的表演感:“别跟我客气,前辈请客可是天经地义的哦?”

“你每次都记账,也没付过。”小煦本来安安静静地擦着杯子,忽然开口。

速水公平看了看她。

速水公平笑着说:“下次把账单寄给我。”

小煦不说话,面无表情地也看了看他。

橘朔也问泊进之介:“新年忙吗?”泊进之介小心地观察了一下,感觉他好像喝得不多,回答:“嗯,不忙,没什么工作。橘前辈……和速水先生应该很忙吧?”

橘朔也一只手提着杯子轻轻摇晃,“不忙,歌会完就休假了。跟速水不一样。”

速水公平仍然在笑,似乎他的笑容长在了脸上。“我这边可是忙的要死,为了可爱的艺人们,再忙也……”

橘朔也说:“咳。”

速水公平不笑了,说:“真**忙。”

泊进之介由衷地感叹:“二位关系真好啊。”

橘朔也哑然失笑:“谈不上,普通的兄弟之间的关系罢了,其实一年也见不了几次。你倒是挺会挑时间,我最近每次见这家伙都撞见你。”

泊进之介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转移话题:“前辈去了新年参拜吗?”

橘朔也说:“没有,基本都没那个空,后来习惯了就不去了。”速水公平点点头,说:“那看来泊君是去啦?许了什么愿望?”

泊进之介听到泊君俩字眼皮又跳了一下,说:“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乐队发展顺利……”

速水公平笑道:“那你的小女朋友呢?”

作为认识不久的前辈问这样的问题似乎是不太妥当,橘朔也皱着眉说:“你干什么啊……”但是因为说中泊进之介最近在想的事,他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速水公平其实只是随口调侃调侃,看他这个样,更来劲了。“怎么的?是一起过的新年吧?”

泊进之介说:“是啊。”加上诗岛刚和Chase,是四个人一起过的,他想。

速水公平也就是随口一撩,当然不会就这个问题一直问下去,既然泊进之介显然不是话多的性格,这种场合也没道理让后辈主导话题,橘朔也看起来也没什么想说的,速水公平就自觉担任起了主导者。“不挺好的嘛,比我这个只顾工作顾不上成家的大哥强多了。嘛,不过我也是孤家寡人。趁着现在好好谈谈恋爱吧,以后担子只会越来越重的哦。泊君。”

知道了,你也不用每一句都要叫我一次泊君……泊进之介心想。他应了一声低头喝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煦放上来的酒,一低头正好看见一只手放了一叠团子在吧台桌上。他抬起头,就看见Hibiki,穿着件相当可爱的浅蓝色羽绒服,站在吧台里面,右手在额前转了一圈比个手势,招呼:“哟。”

速水公平和橘朔也也看到他,橘朔也喊他:“响先生。”速水公平笑道:“期待已久了,响先生的手艺!”

泊进之介吓了一跳,他心里老记挂着万圣节那天没和Hibiki好好打招呼,一看见他就刷的站起来,差点鞠躬:“您您好!上次失礼了,不知道您是Hibiki……先生!我是Drive的泊进之介!”

响笑出了声,伸手让他坐下,“行了行了别这么拘谨,咱们说过话的嘛。好了坐下!吃团子!”泊进之介只好坐下,在响的极力催促下拿起一串团子吃。非常好吃,和外面卖的那些根本不一样。

其实从出道时间来看鬼比Poker是要晚的,但是响的年纪要比橘和速水都要大一些,本身做音乐也久,为人出了名的成熟可靠,所以大家都很尊敬他。这时候话题的主导权就交给最年长的响了,他似乎打算关怀后辈,对着泊进之介把Drive夸了一通。泊进之介受宠若惊,急忙也表达对鬼的敬仰,并且高度赞扬鬼的低调,场面一时间变成诚信互赞,速水公平和橘朔也吃着团子不说话。

响摆了摆手,意图停止这种客套话,“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我想试试不丝毫不加入流行元素的音乐能走多远而已。”

泊进之介一愣,响解释:“也不能说丝毫不影响,但是抛头露面多了,多少会变浮躁。”他看了看那边吃团子的两兄弟:“是吧?”

速水公平不说话,橘朔也微笑回答:“没错。既然我们是做流行摇滚,当然还是得和外界多沟通,但是不能否认,接触到的音乐之外的因素实在太多了。”更别提速水公平的天之川,完全就是依靠人气生活,何况他们的偶像团体本来就不是单纯的音乐团队。

泊进之介问:“那您的意思是,不要太被外界影响比较好?”

响微微鼓了下嘴,他的神情一直都不像是年纪很大的人,这下还有点孩子气:“我可没这么说,这不一样。外界的刺激有好有坏,不是说被影响就一定不好。不过要找到平衡点就很难了。我只是想免除掉不好的影响,其实反而也过滤掉了很多好的东西。不过音乐本来也是很私人的东西,没法和所有人分享。”

泊进之介一时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

我觉得从更新能看出来我最近状态不是太好……

反正就是这样,感觉我写这个私货还挺多的

评论(6)
热度(22)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