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河英雄传说罗严塔尔/P5喜多川佑介/高达00阿雷路亚/宝石之国艾库美亚

[花镜]Message

关于很多集同框就是不对话的二位大爷的一些微小的脑洞
没啥意思!就是心情不好,需要花镜能量于是瞎写哒
-----------------------

2017.2.27

高桥打我脸 

很气!

------------------------

No Title
From:Hiiro.Kagami
抱歉。

虽然没有存下来,不过花家大我记得这封邮件的发件人。也不用特意去记,地址里明摆着有Hiiro.Kagami几个字符。
五年前在用的邮箱现在几乎废弃了,没有人会发邮件过来。但是他一直没有停用,说不上来原因,现在想,或者就是在等这封邮件吧……?
当然不是。花家大我虽然对自己的智商算是有自信,也没觉得能未卜先知。只不过是出于一种不想割舍的心态而已吧。他身上能和过去联系起来的东西并不多。
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刚回到诊所,外面的雨还没停,身上还在滴水。花家把手机放下,打算先冲个澡。这个地方没有浴缸,他从来不泡澡,全身冲洗干净就算。现在其实就连淋浴的心情也没有,但浑身都是雨水实在太冷了,感冒会很耽误事的。
五年之前,败给Guraphite那天晚上就是这样。他被淋得湿透,离开了圣都医院,发了烧,昏昏沉沉地过了一天。情绪不佳抵抗力也会变弱,算是常识了,这种时候更加不能轻视身体。于是他走形式一样冲了个热水澡,擦干了头发,换上家居的T恤,坐回桌前,看着手机,还是没想好要不要回这封邮件。
他脑袋里乱的很,全是刚才在雨里九条消失的画面。
他和九条不熟悉。但总是打过交道的人,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看着一个前几天还好好的人在面前死于非命还无动于衷,更何况死因也和自身息息相关。
花家不再想了。他让自己什么都不想,像条件反射一样回复了邮件,好像害怕一样关掉手机,灯也全部关掉,上床,闭上眼,睡不着,但是就这样躺着。

RE:No Title
From:Hanaya
什么?

这封邮件没有得到回复。

镜飞彩一向不是笨嘴拙舌的人。很多人对他有误解,认为他的冷淡是出于想要掩盖内心的想法。其实并不是,他不表达想法就是真的没有想法,他不是对什么无聊的事都要产生想法的。
一旦他有了真的想要表达的意思,凭借他出色的逻辑能力和语言积累,通常都是可以准确地表达出来的。就算有时候现场不能完美发挥,写邮件这种书面工作肯定没有问题。
这还是头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进行回复。
他也不知道他在抱歉什么,他并没有完全原谅花家大我。死去的人不会回来,小姬也是,九条也是。犯过的错不会消失。
他不怎么喜欢九条。然而没有人是应该随便去死的。医生免不了要接触死亡,医生也比谁都明白人命的重量,花费十几年、几十年去钻研的,就是生命。所有人的身体用手术刀切开来就都是一样的,所有人都一样。
他看着九条消失的时候,想起的是小姬消失的样子,也想起曾经在手里不治身亡的患者,他们身体里破败的内脏。
但他不明白这种思路是如何导出对花家说的那句抱歉的。也没有想到原来这个地址花家还在用。他以为早就没了,和过去的放射科医生一起没了。
所以他把花家的回复删掉了。打开收件箱又关上,再打开,这个“什么”戳在那,好像逼问一样,镜飞彩一烦,就给删了。
然后他关了机,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工作,患者不会等医生状态好了才发病。花家大我会怎么想?这个人根本只会考虑怎么抢别人的卡带。
他当然知道不是,他从来都知道不是,但是这样想最好了。

RE:No Title
From:Hanaya
受伤了吗?

花家大我果然很烦。
镜飞彩看着打开的邮件忽然生气起来。
上一次没有回复他,今天在树林里碰见的时候,他干脆看都不看这边一眼了。
说起来,早知道会在那遇见花家,他根本就不会跟Bugstar打到那里去——虽然应该是敌人故意把他引过去的。他有点害怕花家会追问,上次那封邮件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没有,也没有像之前重逢的时候,阴阳怪气地说“这不是小少爷吗”。什么也没说,也没有看过来。确实、当时正在战斗,场面很混乱,顾不上说话。然后花家就走了,没和他说话,没有和任何人说话。
那正好,镜飞彩也不想主动跟花家说话。应付这个人太麻烦了。
但是到晚上又发这封邮件是什么意思?
镜飞彩越想越生气。他瞪着手机屏幕,抬起手打字。当然没有,你以为我是谁?打完以后,又对着瞪了半天,一个一个删掉。你不也是被打趴下的,还有这种闲情逸致关心别人吗?这次打完之后,立刻就删掉了。虽然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

RE:RE:No Title
From:Hiiro.Kagami
没有。你呢?

花家大我也觉得自己很无聊。
如果面对面的时候没有对话,应该就是没有话说的意思,那么分开之后再发邮件问受没受伤这种无聊的问题就更没意思。不管受没受伤,总之看起来死不掉,还怕他一个外科医生会对伤口处理不当吗。他从没有担心过这个。
特意发邮件问这个问题,简直就是没话找话了。
难堪。
发出去花家就后悔了,但是没法收回。他生起自己的闷气来。实际上直到刚才为止,他一点都没有考虑镜飞彩的事,是打开手机看到之前那封“抱歉”,顺手回过去的。
仔细一想,当时就回复过了,然后没有回应。
花家发完邮件,自暴自弃似的把手机扔到一边,打开电脑。但是股市早就休市了,他看了一圈新闻,翻了翻医学论坛,最后干脆玩起来扫雷。连着爆炸三盘以后,认命一样去拿起手机。
竟然有回复,这令他一瞬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抛回来的问题让对话成立了。回想一下,花家和镜并不经常产生这样的有效对话。他们以前的对话,通常都是一方单方面地发泄厌恶,所谓的交流也不过是对着喷而已,什么用处都没有。或者,最大的效用是让双方明白,“我和这家伙合不来”。
所以花家没有和镜这样平心静气地对话过,即使这只是邮件。他无从得知镜在发之前删过多少次言辞激烈的草稿,只能也表现出一派平静的样子,谨慎地回复。

RE:RE:RE:No Title
From:Hanaya
我没事,比较在意Ex-aid
他回去以后怎么样了

你有病吧,你自己问他去。
镜飞彩再次把输进去的文字删掉。
宝生永梦当然没有怎么样,他对自己分裂的事也毫无头绪,这点镜飞彩也确认过。花家关心这件事他也可以理解。但是他可不愿意就这么花家一问就老实回答,这什么问题,搞的好像两个人关系很好似的?还要迂回地关心一下受伤没有,本少爷好稀罕你关心吗?
……镜飞彩又一次删掉了输入的文字。
花家大我这种平稳的语气让他觉得更烦了。这人平时说话明明燥得要命,发起邮件却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倒是显得他镜飞彩沉不住气一样。所以他平稳呼吸,当作是在教训不懂事的实习医生,掏出自己最大的耐心——虽然相比较来说还是算不上亲切。

RE:RE:RE:RE:No Title
From:Hiiro.Kagami
他也没事。卡带的事有待调查。

发送之后,镜飞彩又开始瞪着屏幕发愣。
花家大我好像没有问什么卡带。

花家觉得自己像被看穿了一样。
确实他一直在考虑双子卡带的事。但在邮件里问Ex-aid,完全出于“不知道说什么了但是什么也不说对话就中断了总之什么都好再抛出一个问题吧”。
看来是下意识地问了在意的问题。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产生了不想让对话就此中断的想法。
果然是和镜飞彩合不来吧?根本就没话说嘛,除了卡带。这对话真的没什么意思。还是让它结束吧。
没有话题就会不小心吐露出最在意的事,而这一点花家并不想让镜飞彩看到。……虽然他想要所有卡带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但是言多必失,这句话是没有错的。

RE:RE:RE:RE:RE:No Title
From:Hanaya
我会去调查

RE:RE:RE:RE:RE:RE:No Title
From:Hiiro.Kagami
别想一个人抢功。

这一次镜飞彩没有删,而是直接发了出去。
因为上一条花家大我回复得太快了,让他忘记了他是在和花家大我——和一个算不上熟悉、更算不上朋友的人通讯。就像平时和熟人聊天一样,想到就打出来发了出去。并且他没有察觉这点。
之前抱着的敌意,在Guraphite死后对过去过于把怨恨扔给大我的后悔,这时候暂时都忘掉了。因为花家就好像没有那回事一样和他说着话,就好像两个人从来没有嫌隙。

RE:RE:RE:RE:RE:RE:RE:No Title
From:Hanaya
哈哈

花家心想,镜飞彩太有意思了。
他一直觉得镜飞彩很有意思。明明小小的秀秀气气的像只猫咪,心气却高得不得了。他的回复也很有意思。
花家从没有往“抢功”这方面想过,镜会这么觉得,也许还在生他的气吧?
和以前一样嘛。
因为最近几次见面,镜都没有像过去一样追着他打架,让他几乎忘了镜是讨厌他的了。
这一次镜也没有回复。果然是还在生气?这个不明意义的笑声大概让他觉得很烦吧?
虽然这之后都没有等到回复,但花家的心情忽然好起来了。

RE:RE:RE:RE:RE:RE:RE:RE:No Title
From:Hiiro.Kagami
没死吧?

因为上一次一起被打败之后那天晚上,是花家大我主动发的邮件,问镜有没有受伤,所以镜觉得这次他有责任主动问。
何况,今天和花家对话过了。说的是宝生永梦的事,花家也和以前一样,摆出那种屌得让人反感的样子。
镜飞彩觉得很安心,果然花家大我就是这样的人。于是他心安理得地用以前挑事一样的语气发起邮件来了。
宝生永梦的游戏病够让人操心的,加上忽然出现的那个新骑士,镜飞彩感到巨大的危机感。既然这样,对着没行医许可的地下医生稍任性一点不算很过分吧?他在发出这封邮件的时候,产生类似恶作剧孩童的心情,虽然他没想起来,他小时候从没这样做过恶作剧。
这一次花家也很快回了邮件。镜飞彩看到发件人的名字,和标题的一大串RE,觉得非常满意。看来确实没死,不知道他会怎么回复?



Fin.

评论(13)
热度(37)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