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随笔 没意义 没价值 没cp向 单纯的随笔
可能有bug,who cares
-------------------------------
镜飞彩举起手里的X光片,对着灯光端详了好一会,然后又低头去看病历。
他来到圣都医院之后,听人说过这个病例。准确的说,是听护士谈起过。这是六年之前花家大我经手的,那个男人当时因为这件事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虽然过了这么久,也有很多人记得。
病历上只简单地写着,患者有腹痛、食欲不振等症状,在X光片中显现出有腹部包块,诊断为胰腺癌。因为发现较早,手术成功,患者痊愈。但据说当时,最初的诊断结果是胰腺炎,花家得知之后,拿着片子又连着找了好几名医生复诊,终于确定是误诊。炎症和癌症的包块本来就不易分辨,出错并非不可能。
大学附属医院通常等级森严,误诊那位也是一位资历很老的医生。花家那时候应该刚刚毕业不久吧?不过据说是有过天才放射医的称号来着。能看出误诊的确不简单,镜飞彩在心里承认。这种不管不顾的做法也和现在的花家一样。
镜把资料收回去。他只是突然地想要看看,事实上过去这么多年,看了也没什么用,何况他主攻心脏外科,胰腺癌的手术罕有,大概也没有机会做。说不上是什么心态。
他又去翻起了CR的病历资料,实际上这才是他来资料室的主要目的。和其他科室不同,游戏病的患者不多,而且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病症,可记录的东西很少,因此只有很小的一部分。镜很快就全部浏览了一遍。潜伏期大致分散在在一天到两个月之内,没有一例超过半年。那么宝生永梦的情况的确是很罕见。
不是因为他是同事、不是因为和他很熟,只是因为太罕见了,如果不去挑战疑难的病例还叫天才医生吗?镜这么告诉自己,坐在资料室的椅子上发着呆。游戏病只在日本出现,关于这个病几乎没有什么研究成果,有的也基本都是他自己参与的,没有任何其他资料可以参考,也没有余裕去做实验。镜飞彩束手无策。大概没有医生没经历过回天乏术的情况吧?大概也没有医生能做到完全平静地面对患者死亡吧?至少镜飞彩是不能。
想吃蛋糕。虽然这么想,但又觉得没力气起身。他一向精力充沛,不经常有这种低落性的症状的,于是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直到收到宝生永梦的信息之前,他就只是坐在椅子上发呆。
信息也不过是,因为过一会是CR交班的时间,永梦离开之前例行地发来了“辛苦了”,并说在冰箱里放了蛋糕。虽说是职场上的前后辈关系,确实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镜看着手机,心想,多余的精力。必须站起来去CR了。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又看了一眼手机。
“我一定救你。”镜飞彩没想说这句话,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了出来。这种话不当着对方的面说是没有用的,但他没有这个打算。

评论(2)
热度(26)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