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僕の傘に 君を招いて

拭えない距離が

是做的一个梦。就只是梦
有cp向,是花镜

分享シド的单曲《ホソイコエ(Live from 『SID Summer Festa 2010』) - live》http://music.163.com/song/752389?userid=61171516 (@网易云音乐)
--------------------




离开CR的时候,下起了大雨。
已经开始入夏,天黑得越来越晚,但或许是乌云的关系,还没到黄昏的时点窗外已经完全漆黑,雨声穿透走廊上关得严严实实的玻璃窗,敲得人心浮气躁。
妮可和他的主治医商量等雨停了再走,实在不行在这里住一晚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跑去了明日那的房间进行秘密的女子会谈。花家不便也不想去参与她们,于是自己站在走廊上盯着雨幕发呆。近年圣都总下这样的大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一直都有,只是打五年前开始,他分外在意这种天气而已。
他没注意到镜飞彩走了过来。其实他以为镜早已经坐着他的豪车回家去了。
镜看到走廊上黄色披肩的人的时候,稍微迟疑了一下。他本不想和这个人多说,也无意打扰他独自一人的忧郁。然而不路过这条走廊就要绕好大一个圈子,并不至于为了避开他要做到如此。镜飞彩直往前走,几乎快要走到花家身边,他才察觉。
不打招呼岂不是很古怪?但两个人都没有出声,大概也算一种默契。
雨还在下,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窗外实在是太黑,走廊上的灯光又白得刺眼。雨水有那么好看吗?镜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晚,问出了口。他本没想问的。而花家也就回答了他,“没什么好看的。”
对话又中止了。没什么好看的、那你又在看什么。镜飞彩不想问这种无聊的话,他似乎没觉得沉默尴尬,眯起眼睛试图去观察一样的景象。劈里啪啦。不远的地方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借着朦胧的灯光才看得到雨丝。
小少爷又在看什么?花家问他,用镜飞彩觉得刺耳的称呼。
镜没有回答,转而去看花家大我。这样的对话没有意思吧?他正是讨厌这种情况,才有了避开花家的想法。不痛不痒的对白和回避的眼神,还不如这雨来得痛快。
——正是这个眼神了,花家想。
于是花家大我把身子凑了过去。
镜飞彩并没有在邀请对方,只不过是责备罢了。他说过的,“不肯面对,把自己的真心隐藏起来”,到现在仍然在苛责着。这行为均分了两个人的焦躁感,对于花家而言,比雨幕更加浓黑。
而镜飞彩的眼神明亮,嘴唇上带着湿润的温度。接近之后就能挣脱了,挣脱黑色的夜晚和没有尽头的街上不停歇的大雨。

是假的。
鼻翼间温热的气息和口腔里奶油的香气,在离开之后就消失无踪了。

“你一直是这样看待我的吗?”
这话很有些别扭,以至于花家大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他看着镜飞彩,那脸上又出现了他捉摸不透的神情。
小少爷偶尔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凝起的眉头像是五年前见到的茫然不知该何处去的少年,然而那深深的哀戚却仿佛在怜悯与己无关的人物。这应当也是错觉,但花家总觉得,那副面孔在忧心的,不是镜自身的道路,而是他花家大我、或者这世上所有的一切。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不自觉地抱有着高高在上的贵族心态——他试图这么解释,但即便如此,却仍然不可控制地被那眼光吸引了。
像是回报镜刚才的沉默,花家也没有回答。

评论
热度(29)

© 孔涛罗 | Powered by LOFTER